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的妹妹周小雅-玄幻篇】【作者:adadfa
我的妹妹周小雅-玄幻篇】【作者:adadfa
 字数:98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快快站好,城里的神官大人要选拔有天赋的孩子去魔法学院学习了」守备 队队长扯着嗓子向着一群少年少女们喊道。
 
  他们都是从小镇附近的村庄里赶过来的,毕竟对比老死于村子里,成为牧师 或者修女是改变命运的大事,即使是被选中的孩子能够拥有学习魔法能力的也是 极少数,但是即使成为一个婢女或者打杂的,他们也愿意挤破头脑去争取,毕竟 教堂这个招牌也可保一生衣食无忧。孩子们充满期待的向着镇长的房子张望,这 个能改变他们命运的大人物此刻就在里面。
 
  与他们热切的期待不同,我一个人坐在墙边麻木的看着广场上的人,并非我 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可是最大问题是年龄,今年我已经19岁了,早就过了 魔法塑造的年龄了,对于牧师的选拔培养,12、3岁的孩子可以接受培养,一 般过了18岁仍然不能聚集魔法便会放弃培养,但也可以在教堂里安排一份工作, 而超过18岁的自然就不会被教堂看上。
 
  上次教堂来牧师选拔正是10年前,那时我才9岁因为太小,还没到精神力 觉醒的年龄错过了一次机会,每5年一次的选拔在我14岁那年却始终没有来, 这样我彻底失去当一名牧师的资格,虽然我知道被选上的概率并不高,但是依旧 心有不甘。
 
  难道要我一辈子都窝在小镇里度过一生吗?我愤恨的摇了摇头,除了去教堂 做事外并不是没有其他出路,最普通的便是当一名佣兵,与成为牧师不同,佣兵 是过舔着刀口的生活,受伤甚至死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一心想出去闯荡的我早在15岁那年就跟着镇上的守备队学习武艺,守 备队是小镇的唯一武装力量,成员组成很复杂,既有退伍的老兵,也有受伤退居 二线的佣兵,当然更多的是小镇附近的一些居民为了混口饭吃而加入守备队。 
  守备队由三支小队组成,每支小队大约有20多人,除了正规守备队外,每 支小队都有2、3名守备队预备役,都是刚刚成年不久的或者未成年的学徒,而 我作为一名守备队预备役,因为练武资质平平,我到19岁都没太大突破,现在 依旧是剑士学徒,离初级剑士这个段位还有点距离。拿我们守备长大人卫伍的话 说我们几个学徒学的都是皮毛,没有见过血中看不中用,连一般强盗都打不过, 大概也就勉强能胜过他12岁的女儿,自尊心受打击的我们也无法反驳。
 
  守备长的女儿虽然只有12岁但是她自幼就跟她爸爸习武,身高足有163 cm与一般16、7岁少年相仿,力气更是远胜过他们,十几斤重的大刀也能挥 舞自如,看过她表演的舞剑我都自叹不如,除了力气上我可能稍微占点优势外我 都不敢保证能打过她。闷闷不乐的我随手拽了一根草放在嘴边一边嚼着一边看着 他们,这时镇长的大门开了,一身白色装扮的神官走在最前面,神官样子看着挺 年青不到30岁的样子,神官身后左右各有两名大约17、8岁的女子应该是他 的弟子或者婢女。
 
  广场上一下安静了,大家都屏息注视着神官,神官缓缓的拿出一个魔法石, 开场词都是赞美主啊什么的,但是我却感觉神官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然后让大 家一个一个上去握住魔法石,在酒店老板那儿得知这就是一个测试精神力的道具, 并不是每个有精神力的都能成为魔法师,但是精神力却是成为一个魔法师的前提。 
  这场仪式持续了2个多小时,从四周赶过来的孩子有500多人,最终只有 5人被选中,令我有点意味的是守备长的女儿,那个被我私下里定义为未来小镇 第二女汉子的卫娜竟然被选中了,而第一女汉子就是和我分一队的镇长孙女夏灵, 夏灵和我们不一样的是她还在临近的不莱梅上学,至于夏灵的事迹后面再说。当 晚守备长宴请我们守备队所有人,喝的那是一塌糊涂,宴罢我和好几个人一起才 把守备长卫伍抬回床上,随意的洗漱下后我也准备回去休息了。路过镇长家时发 现西厢客房还在亮着,寻思这个牧师大人这么晚还不睡,应该还在祷告吧真是一 个虔诚的信徒啊。
 
  第二天一早,神官便和4个侍女带着被选中的5个孩子准备出发了,小镇位 于帝国东南边陲,治安并不是太好,作为预备守备队员,守备长带着我们小队一 行20多人护送着他们离开。神官大人和4个侍女都坐在马车里,5个孩子也在 另外的车上,我也得知神官大人已经35岁了只是保养的很好,而四个侍女都是 未满18岁的少女。这不是我第一次护卫任务,但是这一次大家都比较放松,胆 敢抢教会的盗贼是不想活了。神官一行人一路北上,我们只要护送他们过掉眼前 的山头遍进入帝国商道了,队长卫伍像他名字一样威武,但是此刻他似乎有点伤 心,毕竟才12岁的女儿以后要独自生活了。卫伍使劲擦擦了他不存在泪水的眼 睛,向我们吩咐道到了前面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突然一声巨响掩盖了卫伍的话,就像山崩一样,我们立刻停下来紧张的环顾 四周,发现前面的山路被一块巨石堵住了,卫伍大声叫道我们是护送教会的队伍, 却没有回应。神官大人也从马车上下来看什么情况,他的神色有点不悦,而我却 是紧张,这还是我第一次遇上抢劫。很快半山腰上就三三俩俩出现人影,并且渐 渐围住我们,我们赶紧把神官和5个孩子围在中间,卫伍看了我们几个学徒也在 外面,大骂道「一群兔崽子这么想死,先到里面看看我们是怎么战斗的」说完也 不顾我们的反应就把我们推到里面,其他的守备护卫们围着一个圈。
 
  我拿着武器不知道激动还是害怕居然不住的抖,突然一个白嫩的手抓住我的 手,我回头一看是神官的四个侍女之一,从她们脸上一点都没有看到慌乱,还有 一个侍女居然胖若无人翻看着一本书,看着这几个比我还小的女孩这么淡定我就 暗骂自己太挫了,有一个神官在还怕什么,甚至不要我们出马,他一个人就可以 干翻这帮强盗,我还在为我的胆小暗自责骂时我突然发现,这个侍女居然扳开我 的手拿走了我的剑。
 
  我一下傻住了,处于紧张状态下的我握剑是很用力的,而这个被我认为只是 精神力出众的而不通武艺的纤纤弱女子的侍女居然从我手中好像没费什么力气就 夺走了我的武器,若是我们是敌人的话,刚才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一股冷汗 从额头上渗出,这个侍女也不多话,随意的拉开卫伍,一个人慢慢的走向山贼, 山贼们都傻眼了,这个女子是过来送死的?
 
  肯定不是,山贼首轮随意指使两个个喽啰上前拦住女子,两个山贼抓着斧头 一前一后冲上去,侍女轻轻一躲闪开山贼的攻击,接着亲描淡写的一剑结束了前 面山贼的生命,随即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蹬倒后面的山贼,走上去一脚踩住山贼的 手,后面的山贼被自己的斧头劈死了。
 
  山贼首领一看大惊失色自知遇到硬骨头招呼手下逃跑,这时我旁边的一个侍 女停止了翻书,随即举起这本书,刺眼的光芒从书中射出一下全部照射在山贼身 上,所有的山贼像是被催眠了一样昏倒在地上。
 
  我们一群人就像个土包子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个侍女把一伙山贼一网打 尽,看到这个侍女先前的表现,我毫不怀疑我们20多个守备队在她手上撑不过 三分钟,我甚至开始怀疑我的人生了,随便一个教会侍女不说有我们高不可攀的 精神力上的优势,即使凭借着武艺也能把我们苦苦学剑术的甩开一大截,拿剑的 侍女走回来问神官怎么处理这些人,神官冷冷的说:「这帮渎神者,连教会也敢 袭击,就用他们生命来洗净他们的罪恶吧。」
 
  「渎神的不是他们是你」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我们都回头看着身后的 大树旁边有一个背着剑的男子,这个男子感觉只有20多岁但是一副风尘仆仆的 样子,甚至从他眼神里看出一种沧桑。
 
  一直处变不惊的神官大人脸色一变,「怎么是你,你想怎么样」
 
  「我就是来看看谁不守规矩,没想到居然是你,好好的教廷不待怎么来这个 荒山野岭的地方啊,阿德拉主教?」负剑男子调侃道我一下彻底震惊了,这个神 官大人居然是一名主教,一名白衣主教就能管一个教区,如果是一名红衣主教就 能管一个帝国的教会事务,从地位上和帝国皇帝平级,而能当一名主教那么白魔 法造诣也是登峰造极,主教是大陆上地位和实力最顶尖的人物之一。
 
  惊呆后是深深的恐惧,既然主教大人偷偷的到这个来绝对不是什么小事,至 少是不会被我们这种小人物应该知道的事,而我们却在无意中听到这个无异于判 定了我们的死刑,我已经无心关心他们的对话,跑吗?我的下场不会比山贼好多 少,和她们拼命,我都没把握在被她们杀死前让这些侍女出点汗。
 
  眼下看来毫无生路,眼里一片死灰,一团炫目的光芒过来,哦阿德拉主教开 始出手灭口了吗?在我意识模糊的最后时刻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铁匠铺上默默捶打 铁器的父亲。确切的说是养父,可是我自动忽视了前缀,小镇上的人都知道我刚 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送到小镇上来,我不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也不想知道, 一点也不想,从记事起我父亲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有点驼背加上家境不好一 直没娶媳妇,我的到来无疑给了父亲再活一次的希望,父亲开始为了生计奔波, 直到有了自己的铁匠铺,有了营生的活日子也渐渐变好。
 
  父亲知道我错过了牧师选拔而苦恼,但是我从未向父亲抱怨过,父亲也从没 给我安慰,沉默并不代表隔阂,只是面对命运的一种心照不宣的发泄。从我加入 守备队那天起,父亲就开始收集好材料打造一把顺手的剑,他知道终有一天我会 离开小镇,这大概是父亲想到的唯一能给我派上用场的东西,那把剑已经打造4 年了。
 
  有点刺眼,我揉揉了眼睛。睁眼看这个世界,我没死,我环顾四周看着横七 竖八躺着的守备队员,万幸的是他们好像都没事,卫伍应该在我之前醒的,他正 在叫醒熟睡中的守备队员们「怎么回事,队长?」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你不 知道们?昨天送走神官大人时,回来后我们不小心走进这片林子就晕倒了,好像 是一种迷药,唉不该乱抄近路的」卫伍有点自责的说道。
 
  「不是吧,昨天我们不是遇到强盗了,后来还出现一个神秘男子,他说神官 大人是……」我更加疑惑了。
 
  还没说我,卫伍叮我的头敲了一下,痛的我抱着头蹲下「别在做白日梦了, 什么强盗,哪有那么多强盗,想当英雄想疯了吧,快点回镇上吧」
 
  我还准备辩解,大家都认为我是胡思乱想,应该是中了迷药产生了幻觉,我 也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做梦了,因为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那个神秘男子说神官大 人是什么了?德拉?一个叫德拉的神官?好像不是,看来我真是做梦了。
 
  回到镇上我们继续开始了枯燥乏味的生活了,一晃半年过去了,7月份炎热 即使在我们这个边陲小镇也不能避免,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一般只有行脚商和 苦行僧才会造访的小镇来了一支冒险团,不同与佣兵团动辄成百上千人,冒险团 一般只有数十人,这支冒险团领头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胸前红色徽章 应征着他高级战士的实力,而从徽章的新旧程度来看已经至少在高级战士数十年 了。
 
  后面是一个20来岁的双手大剑士,2个年龄相仿的中级战士,一男一女两 个弓箭手,一个负剑的年青男子,还有一个牧师打扮的年长者、一个修女打扮的 少女一行九人走向镇长的房子,镇长夏卡是一个60多岁的老者,身体并不好, 出来迎接的是她孙女夏灵,夏灵刚从城里的学院读书回来,夏灵今年才17岁, 已然出落大方,在镇上再也找不到比她还漂亮的女子,她和我一样也都跟随卫伍 一起学剑术,算是我师妹。
 
  夜幕降临,冒险团们就出来了和守备队一起向着后山迈进,我看着他们走后 连忙问夏灵「他们是干什么去的?」
 
  「我也不知道,走吧我一起去看看」夏灵招呼着我跟过去。
 
  「队长没让我们过去,被他发现肯定要挨骂了」我回应。
 
  「没事的,我们偷偷跟过去不让他们发现就行了」夏灵依旧怂恿我,这丫头 大概是在学院里枯燥的生活过厌了,比我还好奇。
 
  我们从另外一条路抄过去,还没接近他们就被冒险团领头发现,冒险团领头 拜伦回过头询问卫伍怎么回事,卫伍看到我们后训斥「你们怎么过来了,这不是 你们来的地方,快回去。」
 
  「唉,你看那棵树下怎么有个洞啊」夏灵突然叫喊道。
 
  冒险团都过去看看怎么回事,这个洞很大,足以容下一个人进去,年长的牧 师低吟了几句手中闪出一束光芒,随后他们说出一串我听不懂意思的词语,拜伦 沉思片刻遍向卫伍点头说下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卫伍点点头准备前行。
 
  「周超!」卫伍回头看了看我:「把这个夏灵小妞带回去!如果她不听话, 就打晕她!」
 
  我看了看夏灵,夏灵很垂头丧气的样子,之前她和其他守备队员包括冒险团 队都有过交谈,但是从交谈的结果看来,大家都不同意带着夏灵去冒险。
 
  洞穴口,拜伦跳下去之后,冒险团们一个一个都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最后 跳进去的是卫伍,卫伍瞪着我,叮嘱了一句:「记住,你立刻带夏灵离开!她不 听话,就捆起来!下面很危险」
 
  说完,卫伍大步跳了进去。
 
  我看着所有人都跳进了洞穴里之后,夏灵就在我的身边,我立刻对着夏灵叹 了口气:「你听见了,别再胡闹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夏灵瞪大了眼睛望着洞穴口,她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刚要开口,我 就立刻摆手:「别想说服我!不可能的!我必须带你离开!」
 
  夏灵任凭我抓住她的手臂,这个小妞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忽然闪过了一丝古怪 的笑容来。
 
  「周超哥哥,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呢。」
 
  「啊?什么?」我疑惑了。
 
  「你打的过我吗?好像现在你应该听我的吧,我的拳头才是最大的」夏灵调 皮的看着我,说完还举起粉嫩的拳头在我眼前比划。
 
  我辩解「上次一时大意输给你了,这次你要听我的」
 
  5分钟后……
 
  夏灵坐在我背上反手抓住我的手,笑嘻嘻着说:「虽然费了点劲,你还是打 不过我啊,这下服不服。」
 
  「好吧,我服了你了,可是卫伍大叔吩咐过不让你去。」我无奈的说道,被 夏灵压在地上,脸贴着地面这感觉并不好受。
 
  「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吗?打不过人家就搬出卫伍大叔来,你还比我大两岁 呢!」夏灵一脸的不快,说完还赌气似的加大力气扭我的手,痛的我喊出声音来。 
  「好吧,好吧我听你的,这样行了吧」我不想在受皮肉之苦了「哎?怎么还 不让我起来啊?」
 
  「你得和我一起去,不然你回去告诉我爷爷我又得挨骂了。」夏灵并不放心 我一个人回去。
 
  听到我答应后,夏灵随即起身,伸出手拉我一把,看着我满脸是灰的窘样, 夏灵乐呵呵笑着说「你看起来真不像一个哥哥啊,不如你喊我姐姐怎么样」 
  「你有那么老吗?」我更加不满,本来打不赢一个女孩子就不是什么光彩的 事,即使夏灵从实力上说快要达到一名初级剑士的水准,而我只是一个剑士学徒。 
  「开玩笑的拉,不要这么小气啊!哈哈,遇到危险妹妹会保护你的」说完夏 灵还拍拍我头上的灰,把我的衣服理好,动作就像大姐姐照顾小弟弟一样,看的 我稍微一愣神,恍惚间有一种夏灵是我的姐姐的感觉。
 
  夏灵拉着我,我们先后跳下去,这个山洞曲曲折折,没有灯光的我们借着夏 灵一副荧光手镯来探路,过了好久才适应过来。我们继续前行突然一个蝙蝠飞过, 夏灵吓了一跳死死的搂住我的胳膊,我笑道:「怎么怕成这样啊?那你还要下来」 心想夏灵毕竟是小女孩心性,即使实力比我还强遇到突发事件还是反应过激。 
  「哼,那是我怕被蝙蝠弄脏,才不会害怕呢」夏灵撇撇嘴反驳。
 
  我好像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连忙示意夏灵不要说话,夏灵立即乖乖的捂着嘴, 凑过来小声问我怎么回事。
 
  「你听?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呼噜声」我仔细的聆听从深处传来的低沉而有节 奏的声音。这声音每次传到高峰时戛然而止而后低沉声音慢慢又响起,让人有种 说不出的难受。
 
  我们继续前行,发现冒险队和守备队员们就在前方。我赶紧拉住夏灵躲在巨 石后面。
 
  他们好像无法前进了,洞到这里就没有路了,这里离的太远并不能听清他们 说什么,但是那个低沉的声音却还是断断续续的从前面传来。
 
  「应该是在这后面吧,这个孽畜怎么进去的,亚克老伯,你的光明术还能撑 多久啊」拜伦扶着下巴说道。
 
  「最多一个小时,这里光元素很稀薄、这已经是我极限了」牧师亚克回答。 
  「爷爷,你去休息吧,我来维持照明术」旁边的修女打扮的少女清声说道。 
  「不,艾依梅,你的治愈术在这里更有用,不要随意浪费你的精神力。」亚 克一半教训一半慈祥的说。
 
  「有点不对,这里好像还有其他生物」女弓箭手突然说道,说完四处张望。 
  「怎么回事,西芭,发现了什么了」拜伦回头问道。
 
  「我们赶紧走吧,我闻到了食人魔的气息」西芭肯定的说。
 
  「食人魔怕什么,即使是蓝胖子就是一个高级魔兽,我们这么多人足够应付 它了」双手剑士不同意西芭的决定。
 
  「不是蓝胖子,应该是黑胖子」西芭并没有看着双手剑士,而是望着拜伦说 道。
 
  拜伦点点头「如果是黑胖子,那么那个受伤的狼人也是无法活命的了,我们 赶紧走吧」
 
  看着他们一窝蜂的走出去,我和夏灵都不明白状况,等他们都走的远远的, 我说:「他们都回去了,看来前面没路了,我们也回去吧。」
 
  「好吧」看出来夏灵很失望,这次下来探险没什么收获。
 
  突然。那低沉的声音急促起来,搞不清楚状况的我们回头看发生了什么,我 们只看到离地3、4米左右的两个大眼睛,吓得我们准备赶紧逃跑,可是我们却 迈不开步子,全身好像被什么捆住似得无法动弹,这个足有4米高的怪物靠近我 们,张开个血盆大口眼看就要把我和夏灵一起吞下去,在死亡的威胁下我们居然 发不出声音,只听到突然出现的铃铛声,这个全身黝黑的食人魔好像很痛苦的样 子向后退去,一个男子摇着铃铛出现在我们面前,食人魔好像很害怕这个声音比 来时跑的更快跑走了。
 
  「又见面了,小子,你真不让人省心啊,快点出去吧」神秘男子微笑的看着 我说,我见过他吗?听这声音好像有点印象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地底的光 线很不好,即使离着很近都看不清男子长什么样子,再被男子连催带赶的赶出去 后,我居然忘了道谢。
 
  好不容易我们走出去,即使是夜晚,地上都比树下明亮许多,呼吸着地面的 新鲜空气愈发的决的被夏灵逼下去是个蠢决定。
 
  回头看着惊魂未定的夏灵呼吸还没平息下来,怎么也无法让我相信我居然会 打不过她这个小丫头,想起最开始练剑时,夏灵笨拙的舞剑让卫伍也大为头疼, 只好让我先给她打基础,于是我就抓着夏灵的手一点一点的教她刺杀技术和砍杀 技术,没想到夏灵很快就展现她在剑术上的天赋,没过多久就在掌握了基础剑术。 
  在和我用木剑练习时我从最开始的轻松获胜到后来渐渐艰难取胜,直到去年 一次比试时夏灵打掉了我的木剑才让我知道她剑士方面已经超过了我,当时被小 我2岁的师妹打败让我脸上无光,急于找回面子的我提出和夏灵练习体术,结果 我凭借着男子对女子性别上的差距和年长2岁的优势摔倒了夏灵,但是过程并不 轻松,如果我不是大她2岁的话即使比较男子占极大优势的体术我都没把握赢夏 灵。夏灵输了后并不气馁,在练习剑士的同时也苦练体术。
 
  后来发生的事就羞于再提了,在一次比试中我完全占了下风,最后被夏灵按 在地上无法动弹,羞愧的我无地自容,而那时候夏灵剑术方面已经把我甩开一截 了,甚至我和其他剑士学徒联手也败在夏灵手下,按照卫伍大叔的说法,夏灵已 经是初级剑士的水准了,只差去城里考核了。
 
  我们在外面等了好久不见男子出来,夜色更深了,我们只好回去了,还没回 门口,就见到卫伍带着一员守备队出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我心想。卫伍看到 我和夏灵走过来诧异的说:「你们怎么出去了」说完看着我和夏灵衣衫不整的样 子恍然大悟般坏笑了下。我知道卫伍误会了我们,也不好解释只是问这么晚去哪 儿。
 
  卫伍也是不解:「不莱梅城突然下了命令让我们附近城镇的守备队连夜赶过 去集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那我们也去吧,我们也是守备队一员。」夏灵抢答道,从她脸上已经看不 出一丝疲惫,还没有彻底平息的我心想她的恢复能力怎么这么强。
 
  「好吧,你们都成年了(这里16岁成年)是该见见世面了,这么大的阵仗 难道要打仗了?」卫伍一口答应随后有点疑惑。
 
  我们一行20多人由卫伍为首,除了卫伍是中级剑士外守备队其他人都是初 级剑士,除了我和几个学徒预备守备队员实力不行,冒险团也随行让我们很开心, 这支生力军的加入至少不用担心夜晚被山贼抢劫了。
 
  一晚上的行军,加上白天又折腾一番我们精神都不算好,好不容易赶到商道, 冒险团也就此离开了,稍微休息后又赶了几天的路在第8天破晓之前我们终于赶 到此行的目的的不莱梅城。
 
  不莱梅城是帝国东部约克行省的省会,也是距离我们小镇最近的大城市,可 惜由于山路阻隔我一直没去过这里,我看着高10米的城墙感叹不已,我们并没 有进城而是跟着其他镇的守备队一起在城门外大平原是列队集合,各色旗帜的飘 扬并没有给这志庞大的队伍带来多少气势,临时拼凑的杂牌机显露无遗,我们城 镇守备队在这里算比较差的,与其他贵族私兵比起来就像一群乌合之众。
 
  本来喧哗的广场突然间安静下来,一股无形的气势突然弥漫开来,这是圣阶 战士所拥有的威压,虽然在两个武者较量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对我我这种 剑士学徒而言还是感觉有点难受,我转身看着夏灵的状态就比我好多多,心里暗 自给自己打气要好好练习。举目望向城墙上面,威压就是从上面传来,隐隐约约 看到一名年轻女子站在上面,我惊讶的问卫伍:「这个女孩才多大啊,她不会是 圣阶战士吧?」
 
  「猪脑子好好想想,她怎么可能是圣阶?娘胎子里修炼也没有这么快啊」卫 伍不满道。
 
  还没等我点头,衣着华丽的男子不屑说「到底是乡巴佬,连帝国公主都不认 识,还在这以自己浅薄的见识教训别人」
 
  卫伍被人这么侮辱自觉自己失言而憋屈,看了看华丽男子的腰牌露出一丝惧 色,夏灵偷偷的问:「怎么了,这个男子是什么人」
 
  卫伍嘀咕了一声「我哪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皇城里的人」
 
  「各位帝国的子民们,幸苦你们从各地赶过来,前几天波特兰帝国残忍的侵 略我国,帝国的勇士们,帝国需要你们拿起武器捍卫我们的祖国。」城墙上的女 子说话了。
 
  虽然相隔很远但是我们听的都很清楚,这是圣阶战士的能力。
 
  「说几句话就让我们卖命,我们这样子能打仗吗」我沮丧的说旁边衣着华丽 的男子忍不住说「你不会一点都不知道帝国公主的事情吧?」
 
  「我们真的不知道啊,你给我讲讲吧」夏灵瞪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华服男子。 
  男子看着夏灵急切想听故事的样子,不忍拒绝这个可爱女孩的要求,开始滔 滔不绝的讲起来。
 
  说起帝国公主这个名讳,帝国有7个公主,她们会被尊称帝国长公主、帝国 二公主等等,但是提到帝国公主就只属于一个人,她就是四公主雅公主,因为她 的伟大不仅仅是皇室的公主,更是属于帝国的公主。
 
  雅公主可真是一个不世之才,现在年仅16岁的帝国公主已经是帝国第三军 团的军团长了,而以她的功绩与职位来看是远远不符的,并不是太高了而是太低 了,雅公主13岁就挂帅出征平息叛乱,在这个别的同龄孩子还在嬉戏打闹时候, 雅公主已经一身戎装了,叛乱的是帝国西部若林省的佩特大公。
 
  因为周海大帝的削藩政策引起各路诸侯的不满,尤其是佩特大公,佩特大公 本是独立王国若林国的国王,因为20年前无法抵御西大陆阿兰帝国的侵略而流 亡阿缇利亚帝国,后来在上代大帝周林率兵下收复了若林国,迫于形势佩特大公 只好自降一级归顺阿缇利亚帝国,周林大喜让佩特大公为世袭公爵封地即为原若 林国的一半,即今日之若林省,余下的一半另设阿尔萨斯省归帝国直属。
 
  后来新帝周海即位,恰逢北方蛮族大举进攻,虽然最后苦战取胜,但是帝国 中央军系损伤大半,帝国四大剑圣也一伤一亡,而诸多贵族封地大都远离战场实 力没有多少削减,此消彼长之下,贵族军阀隐隐有威胁皇室的能力,这让周海大 帝寝食难安,迫于当下形势准备待国力恢复再行削藩,不想佩特大公想先发制人, 发兵侵袭阿尔萨斯省,以图恢复往日王国。
 
  阿尔萨斯省驻军多滞留于北疆,而禁卫军有卫戍帝都的重任不能全部派出, 皇帝正在为派谁带兵而发愁,正出于豆蔻年华的四公主周雅请命出征,周海大帝 知道他四女儿并非一般寻常女子,雅公主在武学造诣上极有天分,被帝国剑圣罗 兰德亲自指点,年仅13岁的雅公主已经是高级剑士,在皇室诸多王子公主当中 出类拔萃,只有19岁的二皇子周克能胜过她,大帝准许雅公主挂帅出征,但是 害怕她年纪太小不能服众,就让帝国少将赵子兴为副,辅佐雅公主。赵子兴刚刚 30岁,是军务大臣赵况之子,已经是大剑士的水平,与迪化省总督刘江、第二 军团军团长王军共称为中兴三杰。
 
  赵子兴虽然不愿屈居一个小女孩之下,但是雅公主身份高贵,也无可奈何, 只希望雅公主不要自恃身份胡乱指挥,赵子兴赶紧拿着虎符去调遣军队,本次讨 伐军以半个禁卫军为主力,以赵子兴所属第四军团和临近几个省份的卫戍部队为 中军总计约十万大军,赵子兴估摸佩特大公所属不过六、七万,加上要分兵守卫 各地,一时凑起的部队不到五万人,帝国军队在人数上要优于叛军,此战只需稳 扎稳打,胜算极高。
 
  赵子兴准备前去找雅公主商量出兵事宜,不料还没等赵子兴至中军帐门口, 既有通讯兵前来禀报,说雅公主已经带来3000精锐奔赴若林省,赵子兴大惊, 这已经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完全是送死了,赵子兴无奈只好不等大军,亲自 带领余下骑兵去救公主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