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姊姊火热性爱
姊姊火热性爱

      

一个星期六下午,趁着没人在家,把借来的A片放来看。当我忍耐不住想拿面纸自慰手淫时,突然发现姊姊正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睡着。我家的视听室,几张小沙发外,还有三张长大的沙发。有时看电视累了,就会直接躺在长沙发上睡觉。大概是被一些坐垫,毛毯遮住了,因此没注意到姊姊已睡在一旁。当时的电视的音量不太大,但也不小,姊姊应该早就被吵醒。

可能是看录影带看的太兴奋,色迷心窍,我竟起了想侵犯姊姊的邪念。

刚开始时,我只是试探性的抱住姊姊的纤腰,很明显的,我感觉她抖了一下,但此后就没有什幺反应。

我开始大起胆子,手越来越不安份,摸往胸部,接着伸到姊姊的衣服内,接触到她那光滑柔软的身体,让我理智全失,我忍不住将裤子拉鍊打开,涨的硬梆梆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立刻弹出来,色心大起,我把姊姊手拉过来,準备帮我自慰。

就在她的手摸到鸡巴时,姊姊突然醒过来,我吓的脑袋轰然作响,心想完了,这下死定了!还好,姊姊只是面无表情的整理衣服走出去。

虽然姊姊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爸妈,但这已经让我吓的好长一段时间,整天心惊胆跳,就这样过了大约快四个多月,我和姊姊才有第二次的接触。

大约是放春假吧,那天午睡刚醒,想去楼下厨室去喝杯水。喝完,后正想上楼,看到姊姊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小说,穿着一件无袖的T恤,可以隐约看到粉红色的内衣。

上次事件并没能完全吓阻我,色胆旺盛的我,便试探性走进客厅,倚着姊姊坐下,伸手抱住姊姊的腰……

姊姊没有抗拒,这让我更加大胆,手开始在姊姊的身体上移动……慢慢的,我一只手伸进姊的衣服裏面,隔着胸罩抚摸姊姊柔软的胸部,姊姊状似不觉的,任我抚摸……

我越来越不知足,索性把T恤往上拉,开始想解开胸罩,从来没解过女生衣服的我,紧张再加上兴奋,真是难上加难,就在我奋斗了好久,想放弃时,突然那件背扣式的胸罩打开了,姊姊也吓了一跳,“啪”的一声,书也掉下来,姊赶紧两手交叉遮住胸前……

这下我再也没办法把姊姊的两手拉开,也不敢用力,但好不容易到此地步,我怎能放弃?!

于是试探着说:“姊,只要看一下就好!”

再试,果然轻易的把姊的手挪开了,终于看到姊姊雪白的乳房!

我轻轻的让姊姊躺卧在沙发上,我则跪伏着,太幸福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的裸体,而且是自己的姊姊的!我忍不住伸手抚摸姊姊的乳房,大概是太激动了,手忍不住的颤抖,姊姊的乳房蛮大,有36D,手掌几乎无法掌握,但是胸型很美,虽是平躺着,乳房仍是向上尖挺,乳肉雪白,乳晕有大,乳头粉红,我好奇的在姊姊的上半身抚摸,只看姊姊的越来越红越热,呼吸也急促……

正当我嘴巴想凑上去,好好品嚐姊姊的乳峰时,该死的电铃响起我和姊姊都的跳起来,以为爸妈回来了,姊姊穿衣服急忙的往房间跑,我摒住呼吸狂跳的心脏,打开门原来是邮差送挂号信,这次再叫门姊姊确说她想睡觉了,大概被吓到了,一直到吃晚饭姊姊才出来,就这样一直到放暑假的第三个星期,我和姊姊才有再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三个星期后……

那天下午,天气热的要命,我光着衣服在房间睡觉,却睡不着,于是起床到厨房喝东西,经过姊姊房间门口时A门没有关,有一隙缝,我往内一看,看到姊姊把衣服脱得一件也不剩,而内衣也没穿,雪白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而黑森林则一览无遗,小缝也微微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此时我的鸡巴也涨的长逾二十公分,硬梆梆的翘起,于是我蹑手蹑脚开门走进房间反锁,走到床边用手开始抚摸姊姊的胸部……

这时姊姊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想要就来吧,瞧瞧你的鸡巴已经等不急了!”

于是我马上跳上床,开始有如恶狼扑羊般狂吻姊姊,姊姊也毫不保留的迎合我,我一手抚摸姊姊的胸部,我一手伸到姊姊的的密林中,探索那淫润润的淫屄入口,食指触摸到阴蒂时,姊姊全身有如触电般颤抖。

“弟……嗯……啊……嗯……”

听到姊姊的淫叫声我已经全身酥麻,但现在进入太早了,于是我将中指朝姊姊淫屄探索,姊姊的淫屄已经开始氾滥了,我的手指开始往更深处前进,姊姊的反应来得很快,她开始在我的身下扭动、呻吟,我轻轻地揉搓她的乳房,体会着姊姊细腻的肌肤。

“哦……哦……这样……真好……弟弟……好舒服……舒服……弟弟……让姊姊更舒服……”

我的手继续撩弄姊姊的淫屄,同时我的嘴也没闲,从姊姊的耳根后开始舔,一直舔到背后,姊姊则全身痉挛,娇喘连连:“啊……啊……好弟弟……姊姊……好舒服啊……快……”

我知道姊姊已很想要我肏她,可是我却要她多等一会,让她先高潮再肏她,于是我的手也毫不停止的爱抚姊姊的淫屄,使得姊姊淫叫连连:“啊……啊……舒……服……喔……喔……啊……不……行……了……”

她喘息着,摇动着身体,这时我换一个姿势,将头埋进姊姊双腿之间,用舌头舔氾滥成灾的淫屄口,并将从淫屄口流出的淫水喝下,并用舌尖轻舔拨弄淫屄口的阴蒂,姊姊似乎已经快高潮了:“舔……舔……哦……哦……舔得姊姊好舒服……喔……喔……宝贝……好弟弟……哦……这样……太……完美了……哦……姊姊要死了……好弟弟……你要弄死姊姊了……哦……亲亲……姊姊……哦……哦……姊姊……不……不行了啊……哦……哦……要泄了……”

姊姊的肉屄像是地震般,淫肉剧烈地翻动,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姊姊如同抽羊癫疯般痉挛着,肌肉完全绷紧,我没有停止工作,一边大口地吞咽姊姊的淫水,一边用手指在阴蒂加大拨弄的力道,姊姊也已达到疯狂的颠峰。

此时,姊姊的身体突然弓起来,然后重重躺在床上,然后一会儿气喘嘘嘘说:“好弟弟……呼……你要弄死姊姊了……呼……姊从来……没有嚐过……这样疯狂……的快感……”

“是吗,那待会会让妳更舒服的,姊姊!”

于是,我将我的大鸡巴移到姊姊的嘴巴前:“姊姊,好好服务我的鸡巴吧!如果服务的好,我再让妳爽上天!”

姊姊听到之后脸红的摇摇头,一付不愿意的样子,于是我不动声偷偷用手挑拨姊姊淫屄口的阴蒂,结果姊姊一声呻吟,唉了一声,无力的倒在床上,这时我立刻将我的鸡巴塞进姊姊的嘴巴中,而我则再一次将我的头埋埋进姊姊双腿之间,舔那刚才氾滥成灾的淫屄口和阴蒂,而姊姊因我的鸡巴太大而无法整根含入嘴巴中,而呻吟着:“呜呜……嗯……呜……呼……”

我的鸡巴在姊姊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姊姊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我的龟头,使我即将爆发,但是身为堂堂男子汉太早爆发实在是有辱男子汉,于是我使出五成功力,紧固精门,不让鸡巴爆发出来。

姊姊的嘴好烫,她含的好紧,她含得鸡巴涨得更大!我爽得不由哼出:“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姊……哦……姊……妳含的真棒……含得鸡巴爽死了……哦……我的好情人……哦……好姊姊……哦……我快爽死了……哦……姊……姊……哦……我爱妳……哦……鸡巴爽死了……哦…… 哦……姊……哦……鸡巴太爽了……哦……我会爽死……哦……好姊姊……妳的嘴巴真好……哦……姊……我会爽死……哦……哦……爽……爽呀……爽死我了…… 哦……哦……”

姊姊则在我的舌头近攻下惊呼连连,姊姊的喉咙发出了呻吟声,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淫水像是水库洩洪般的多水……

我吻着阴毛、阴唇,乃到她最敏感的阴蒂,红红的阴蒂,因为过度的兴奋,膨胀而充血,显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

姊姊也断断续续的哼着:“嗯……嗯……好爽……爽……嗯……爽死了……嗯……嗯……好舒服……好爽……嗯……嗯……小屄爽死了……嗯……嗯……好爽……嗯………嗯……嗯……好弟弟……嗯……小屄受不了……嗯……受不了……嗯……”

姊姊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臀部,身体一阵猛顿,阴户拚命的往上顶。

“嗯……好弟弟……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屄痒死了……求求你……嗯……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嗯……弟弟……受不了……”

姊姊的淫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姊姊已近于求饶,疯狂的地步。淫屄里的淫水,如梅而般的时大时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像想夹住什幺东西。

“啊……啊……嗯……怎幺这幺爽……怎幺这幺舒服……嗯……嗯……嗯……我好爽……哦……好爽……嗯……弟……小屄好棒哦……弟……小屄爽死了……嗯……好弟弟……嗯……嗯……小屄快爽死了……嗯……嗯……小屄舒服死了……嗯……舒服死……嗯……小屄爽死了……”

姊姊被舔的兴奋难耐,频频哼叫着:“求求你……我受不了……小屄里面痒死了……呀……受不了……好弟弟……快……弟弟……我真的受不了……快用鸡巴肏我……用鸡巴肏死我……

没多久,我的鸡巴也忍不住要爆发,于是我连忙的推开姊姊的头,想将鸡巴移到姊姊雪白的乳房上,但姊姊似乎发现我的意图,就快速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死也不放,此时我的鸡巴终于忍不住“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