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想不到一箭双鵰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想不到一箭双鵰

      

阿华有个死党阿明,认识了两个刚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女孩,活泼的叫阿芝,身材高瘦,样子可爱。文静的叫阿丽,虽没有阿芝高瘦的身材,但那36D的大胸直引人垂涎慾滴。四个人泡了几个晚上的夜吧,两三次后便相识熟落。

由于那几晚的夜吧都是阿明出钱的,阿华有点不好意思,刚好有朋友送了两间温泉酒店的情侣套房VIP免费优惠券,便约四个人一起去泡温泉游玩。

阿芝和阿丽当然开心,可惜出发前阿明突然有事不能去,阿华三人衹好乘车前往。谁知三人到了酒店,服务员告之要两对情侣才可用两间套房,三人的话衹能共用一间套房住宿。二女也不计较,便与阿华一同入住。

入住之后,环境不错,几个大小各异的温泉任君选择。而且优惠券说明这裏包吃包住,不用付钱,晚上的自助餐也不错,三人算是吃得开心,玩得愉快。

但长夜绵绵,泡了一个下午的温泉啥意思也没了。加上酒店位于郊外,衹有个小超市外,没啥夜街可逛。在外走了一圈没地方好玩,三人就闷着回酒店了。

可能闷气,阿芝回去的时候竟然买了两打罐装啤酒和一些零食,用来打发时间吧!

「还以为泡温泉不错呢,可就衹有温泉外啥也没得玩,连卡拉OK也没有,华哥,这也太OUT了吧。」

听着阿芝的怨气,阿华也不反驳。这也难怪,酒店是新开张的,除了温泉外其他的娱乐设施还不齐全,不然怎幺这幺优惠给妳包吃包住呢!衹不过是弄弄宣告,提高知名度吧。

晚上才八点半,三人无所事事,玩了几把扑克,阿芝又怨声连连:「早知道这幺闷气就不来了,一点刺激也没有,真不好玩!」

这下阿华心头就受不了了,自己朋友送的票,妳来就来,来了就别怨气乱语吧!听着阿芝怨这裏没刺激,忽然灵机一动,阿华便笑嘻嘻地说:「阿芝,竟然这裏没刺激,那我们就来玩点刺激的游戏,敢不?」

喝了啤酒的阿芝立时瞪着眼问:「什幺刺激游戏?说来听听!」

「我们就玩摸乌龟敢不?」

「噶!我还以为啥游戏,也太无聊了吧!」

「妳先别下定论!我们抽牌,谁手上的牌先抽完他就赢了,输的两个除了要喝酒外还要受罚。」

说到这,阿华故意停了下来看着她俩。

阿丽忍不住追问:「那要怎幺受罚?」

阿华抬着头想了想,故弄玄虚地就是不说。阿芝也急了,问:「别弄得神神秘秘的,快说吧!」

「嗯!既然阿芝妳说要找刺激的,那不如我们就罚脱衣服!谁输了谁就脱!直到脱光为止。敢不敢?够不够刺激!」说到这,阿华反过来瞪着阿芝,故意用眼神气她。

身边的阿丽立时红了脸,不说话。反而阿芝可能喝了啤酒来了兴致,受不了刺激,咧着嘴说:「脱就脱,谁怕谁!阿丽,我们就联手脱他衣服,让他光着屁股给咱们看。」也不理阿丽同不同意,便催阿华洗牌子。

没想到阿芝真敢应战,说玩就玩,阿华一边洗牌子一边偷偷淫意地说:「喂啊!玩归玩,妳们可不能串通一气呀!」

就这样玩了数局,各有输赢。本来是冬天,衣服应该穿得较多才是,但屋内有暖气,开始玩的时候都没有穿较多的衣服,几局下来阿华脱了几件就衹剩下一条内裤,引得阿芝哈哈笑。可后来阿丽与阿芝也输了几局,衹剩下一条底裤和内衣,两人尽是春媚外露,无限风光。盯着她俩的魔鬼身材,直看得阿华两眼发亮啊,意意淫笑。下面的小弟弟可惨了,难忍成棍,涨起了一个小帐蓬,引得阿芝哈哈大笑。

白天泡温泉之时就看过她俩穿泳装的样子,现在换了看她俩穿的内衣内罩却是别有一翻风味。阿丽内裏穿的衹是白色内衣,那36D的巨乳透过内衣在胸前晃来晃去,使阿华直吞口水。而阿芝也不示弱,她没有穿内衣,却是一条红色乳罩,加上红底,一副火辣辣的身材勾着男人的心就是冰川也让妳融化。

玩到此时,大家都喝得醉意纷纷。阿芝喝得最多,也不知她是否怕再输就要脱光身子,便借着醉意,胡乱说了几句累话,便倒在被裏睡着了。

「喂,妳可别装了,怕输就说出来吧!才十点呢,睡啥觉呢!」阿华用脚踢了几下,看着连衣服也没穿上的阿芝睡得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真没啥意思,本还想要看看这骚女的脱光秀,挫一挫她的锐气,现在倒没戏看了。衹剩下文静的阿丽就不要欺负人家了,阿华便收拾东西準备睡觉。

房内衹有一张双人情侣床,阿华本打算睡地板的。阿丽可能心痛,便劝他也一起上床睡觉。见人家不反对,阿华当然也不客气,扑嗵一声便上床了。

寒夜虽冷,可喝了酒却是无啥睡意。况且有两个美人在旁,阿华又怎会睡得着呢!三个人一张床有点紧逼了。加上寒夜,阿华是一个人盖一张绵被,阿丽与阿芝盖一张,就更加拥挤了。睡不着觉,身子翻了几下,被子就翻下床去。

阿华也不理,竟然挤进阿丽她们的被子裏去取暖。这下可好,阿丽也不反对啊,任由阿华挤进来。

真是艳福不浅,发现阿丽衹是穿着刚才那件内衣睡觉,阿华的鸡巴便硬了起来。心裏起了歪心,假装不经意地抱住了阿丽,阿丽竟也没有反抗,还是装着睡觉。

见人家没动静,阿华的胆子就更大了,用手慢慢移向胸前一抓,这一抓就抓住阿丽的大乳。阿丽衹是嗯了一声,衹动了一下也没反抗,反而移着身子让阿华抓得方便。

阿华知道有戏做了,也不急着上马,先把慢慢弄着阿丽的大乳玩玩前戏。36D的手感果然舒服,嫩滑的乳肤揉搓起来简直是摸不释手。渐渐地摸得阿丽开始娇气连连,又怕惊动阿芝而不敢哼声,衹能轻轻地发着闷气。

摸完大乳,魔爪开始向下延伸,摸向阿丽的小穴。一摸之下,阿丽的小妹已是黄河缺堤,淫水泛滥,有些淫水更已流到了床单上,想不到外表文静的阿丽原来也是骚女一名。而且令阿华更加惊喜的是,阿丽原来是一衹白虎精,怪不得她的皮肤这幺细嫩柔滑。

也不理旁边的阿芝到底是不是装睡,更不理阿丽感觉如何,阿华用右手抱着阿丽的头部直抓着她的胸前大乳随意玩弄。左手则是一直挑弄着阿丽的小穴,后来更忍不住用手指伸入穴内。

当阿华的手指伸入穴内之时,阿丽为之一振,阿华却是为之一惊。原来阿华的手指竟然摸到穴内有一阻物。

「妳还是处女?」阿华惊喜之余轻声问向阿丽。

被摸得脸红发热的阿丽含羞答答地嗯了一声,说:「华哥,妹是第一次,妳可要温柔一点。」

听着阿丽的回答,阿华兴奋到极点。想不到中了头奖,而且还是一衹处白虎啊。阿华兴奋之余也不心急。

长夜漫漫,难得搞上个处的,当然是慢慢玩弄才爽。

阿华一把扯开被单,翻过阿丽,细心地观赏着阿丽每一寸的肌肤。阿丽不算顶级美女,却也长得标致,而且肌肤细腻平滑,是少有的嫩滑柔肌,令人摸不释手。加上那36D的大乳,那红而透心的乳晕,引得阿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伏下身子慢慢地嗅着那淡淡的乳香。

嗅着那诱人的少女乳香,阿华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先慢慢舔弄着乳晕,品尝着少女的乳味,然后由外而内地咀啜着乳头,最后连乳晕一同深深地含在嘴裏啊。

当阿华狠狠地吸着奶头之时,仿佛就感到有甜甜的奶汁被吸了出来。啜了良久,「噗!」一声,阿丽的乳头才从阿华的嘴裏依依不捨地吐了出来。

这一下,闭着眼的阿丽忍不住舒服地哼了一声。含完左乳,阿华又如此嘴法含弄着阿丽的右乳,这时的阿丽已忍不住哼声连连,娇喘吁吁。胸前两颗玉葡萄因阿华的口弄已变得坚硬突挺,阿华更是又吮又咬忙于左右交含,贪婪的他为求方便竟把阿丽的两衹豪乳互相挤兑在一起,然后张开大口一次过咀起两个乳头。

这种玩法也衹有阿丽那对36D的大乳才能做到。

虽然口裏含弄着阿丽的乳奶,阿华的手也没有閑着。一直都是摸索着阿丽的小穴,每当摸到阿丽的阴蒂之时,阿丽总是为之一振,连连娇动。这是女人的敏感点,阿华怎幺能不知。为了挑起阿丽的性慾,阿华更是百般挑弄,有时更探索着阿丽的后菊,衹要是阿丽的禁地,阿华当然是全不放过。

阿丽当然从未受过如此兴奋的性爱挑逗,不用多久便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突然一手抓着阿华的手臂妖声乱哼,身子一拱,一阵抽搐,更连声说:「哥啊,不要停,好舒服……」说完便高潮迭起,泄了出来。

阿华知道阿丽泄了,眼意淫淫地看着喘息未定的阿丽,轻声问道:「舒服吗啊?阿丽。」

「舒服极了,哥,妹从来未试过如此舒服的,妳太好了。」说完紧紧地抱着阿华,情意绵绵地吻了他一下。

难得遇上一衹白虎又是未开苞的,阿华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尽情玩弄此等尤物。第一波玩弄刚完结,阿华便开始準备第二波。

阿丽紧紧抱着阿华之时,感觉耳垂被阿华舔弄着。然后阿华慢慢往上移动,经过面额,最后与阿丽四唇交接。阿丽当然不拒,深深地与阿华接吻起来。

可能阿丽还未试过接吻,显得有点笨拙。开始时也不知如何迎合,衹是任由阿华吸舔。后来阿华用舌头顶开阿丽的牙齿,与阿丽舌与舌互舔起来。

在阿华的带动下,阿丽竟然也兴奋起来。她吸着阿华伸过来的舌头,上下左右回旋翻动,双手紧紧抱着阿华的脖颈不捨放手。阿华见此,忽然起了歪唸,故意在舌头上渗出大量口水任由阿丽咀吮,阿丽竟然不觉恶心,全部一一吸吮。

看着阿丽的激情,阿华反而冷静下来。因为今晚他要好好玩弄阿丽,又怎能被阿丽所带动呢!不然一轮情迷激情后,还未插进去就被冒失送水,那岂不浪费了吗!

想到此,阿华把舌头抽了出来,然后开始往下吸吮。颈部,胸前,36D的大乳,肚脐,小腹,最后就是阿丽的神秘地带。

看着阿丽的神秘小穴,阿华并不急着玩弄,而是和刚才一样,打开手机的照明灯,慢慢欣赏着这难得的白虎小穴。

果然是处女小穴,加上一丝阴毛都没有,更显得细嫩无暇。那幼嫩阴蒂因为兴奋的原因而涨得通红,而那大阴唇则是羞答答地合上起来,仿佛就是不让妳轻易看见内裏的秘密。

令阿华觉得惊奇的是,阿丽已是淫水泛滥,本应是骚臭浓浓。可阿华一点也不觉得臭,反而衹有一种令人心切慾动的骚味。

此刻阿华忍不住了,伸出舌头舔弄着阿丽的小穴,开始品尝这难得的极品。

阿丽也领会阿华的心意,尽量张开大腿,好让阿华好好品尝自己最贞贵的地带。因为她知道,今晚她衹属于阿华一人,自己已成他的玩物。

当阿华舔弄着阴蒂之时,阿丽又是一阵骚心的触动。那是女人的敏感部位,阿丽又如此放浪,怎能没有感觉呢!此时的她不由自主地又哼起那情慾和骚心的娇声了:「哥,不要停,好舒服,好爽呀!抠进点,裏面痒呀!」

舔着阴蒂,阿华挠动舌头,开始移向小穴的内部。滑过阿丽的尿道口,然后小心翼翼地翻开小穴的大阴唇,再推开小阴唇,然后直接用舌头伸进小穴的阴道中。阿华竟然用舌头当成鸡巴,在小丽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弄得阿丽慾火焚身,两手抓着床单想挪动身子避开,却一来被阿华死死地抱住了腰腹不能挪开,二来又怕惊动阿芝衹能禁声强忍。

也不知阿华的舌头过长还是阿丽的阴道过浅,衹要阿华伸尽了舌头,就可以舔到在阿丽阴道内的处女禁物,这令阿华既兴奋又担心。这禁物肯定是要自己来破才可以,但破这禁物当然是由盘古以来,天地万物中衹有唯一的破具才合适。

阿华当然不敢随意破处,还是把舌头缩回来,回攻阿丽的敏感之地——阴蒂啊。

而且他感到阿丽已是娇喘吁吁,衹要再经挑逗,很快就要再泄身了。所以阿华使出解数:舔、挑、啜、吮,吸,咬,连翻攻击。

阿丽肯定受不了阿华的连番挑逗,虽然刚才泄了一次,但处女的阿丽哪能经得起老练的阿华如此性慾挑逗呢!而且小穴阴道内不知何故变得奇痒无比,弄得阿丽慾火烧心,想挪开身子,双手却不听使唤而大力按着阿华的头不让离开,任由阿华随意舔啜吮咬自己的小穴。

但阿华越是撩动自己的小穴,阿丽越是性痒难受,最后身体一拱,又是一阵子的抽搐,阿丽又泄了。因阿华的头面还被阿丽死死地按在小穴中,离不开。不知为何,可能是处女关係,阿丽的淫水并不骚臭,衹带有点鹹味。而阿华此时也有点情迷失乱,竟把阿丽流出来的淫水全数舔吮吸光。

第二轮的攻势完满结束,阿华甩开阿丽的双手,趴在阿丽的胸前吸着大气,口淫的他也不忘吮着阿丽的大奶,吸着她的乳头。而阿丽则是躺在床上娇喘连连啊,任其玩弄。

阿丽还未破处呢,怎能就如此结束今晚的作战呢!但阿华可能因刚才过于激动,本还坚硬如铁的鸡巴此时已软了一半。

面对眼前的处女,休息了片刻的阿华怎能就此放弃呢!就在想挑起第三次床上大战之时,阿华忽然感到有衹玉手正摸向他的鸡巴。原来是阿丽的玉手!想不到这丫头竟然作出主动,要来挑战阿华。

阿华暗暗自喜,先不回手,他翻过身子,衹抱着阿丽假装慾睡,看其阿丽有何动作。

刚才受到阿华的情火攻击,阿丽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性爱乐趣。但她还未试过被插的滋味,所以对阿华的鸡巴起了莫大的性趣。刚才阿华还未动用鸡巴就已使自己慾仙慾死,那幺用鸡巴插自己又是何等滋味呢!

阿丽也偷看过A片,知道男欢女爱之事,但想不到阿华的床上功夫如此了得啊,不用鸡巴就使自己连番泄慾。阿丽当然知道阿华的目标是自己的处女之地,但见阿华已是过累慾睡,竟有点担心阿华还能不能作战下去给她开苞。

内心挣扎的阿丽竟无声无息地俯下身子,学着阿华刚才的做法,用被子盖着自己,打开手机照明灯来观看阿华半硬半软的鸡巴。阿丽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阿华的鸡巴,看着半软半硬的鸡巴,竟一时兴起,用手开始摸弄起来。阿华本是装睡的,哪经得起阿丽的抚摸呢!没多久,鸡巴在阿丽的手中硬了起来。

阿丽看着鸡巴硬了,哪不知道阿华是在装睡呢!心中便窃窃偷笑起来。但令她又惊又喜的是,想不到阿华的鸡巴竟是又粗又大,比她看过无码A片的男主角还要粗大。她看过A片,知道什幺是「口交」,为了「回敬」阿华,阿丽竟然学着A片的女主角一样含起阿华的鸡巴呢!

阿华想不到阿丽会为自己口交,可她的口技还很生疏,有时还弄得疼痛。但阿华并不介意,忍受着痛楚,慢慢享受着阿丽的「贴心服务」。

就在此时,阿华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阵娇喘声,是阿芝那边传来的。阿华感到奇怪,用手摸了阿芝一下,才发现阿芝的身体有点发热。这下阿华明白了。

原来阿芝一直都在装睡,刚才看见阿丽被阿华弄得慾仙慾死,性慾难耐的阿芝竟玩起了「自摸」。

当阿华伸手摸向自己时,阿芝吓了一跳,也顾不了其他,还是侧着身子,背对阿华他们一动不动,继续假装熟睡。

阿华此时已被阿丽的口交弄得慾火上升,也不理阿芝真睡还是装睡,伸出魔手慢慢摸向阿芝的背部,然后向下延伸,一直摸向屁股。整个动作,阿华是故意抬起大腿才伸手摸动的。目的是为了不让阿丽察觉,女人嘛!多少是有点小气的啊,还是当心点好!在为自己的男人服务,却发现男人偷玩着别的女人,就算心态再好,也是有妒忌心吧!

事情想不到如此顺利,阿丽没有察觉之余,阿芝竟也没有作出反抗的动作,一直装睡而任由阿华摸着自己。

今晚真是中奖了,还是连环中大奖。阿华当然是老实不客气,从屁股后侧一直摸上阿芝的小穴。哇!阿芝刚才的自摸肯定已泄了一次,那些淫水都沾满了大腿内侧,连内裤都湿透了,有些都流到了床单上。那淫水泛滥的程度比起阿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芝和刚才一样,一直衹穿着一件乳罩和底裤睡觉。阿华也不理那条湿透淫水的底裤,翻开内底直接摸弄着阿芝的小穴,他是想对比一下这两个尤物的小穴有啥不同。但靠抚摸是分不清的,不过有一件事情阿华可以肯定,今晚是色起风云连环中大奖了。

别看阿芝身材高瘦,样子甜美可人。可她的小穴阴毛长得却是特别浓郁,所谓阴毛长、性慾强。这种女人衹是被挑逗一弄,肯定是小穴离不开鸡巴,是男人的都叫老公的淫娃蕩妇。

果然,当阿华的手一触摸到阿芝的小穴,阿芝明显地全身一颤,那小穴的淫水便开始涌流。

想不到阿芝如此淫蕩,阿华乘机用手指伸入穴内,不过并没有预想中的连连中奖,因为阿芝的小穴是畅通无阻的,已肯定不是处女了。

但阿华根本就不计较这些,他的目的是要彻底征服此女,等日后多添一名啊「炮友」。

就在此时,鸡巴传来一阵疼痛。那是阿丽的牙齿再次咬疼了阿华的鸡巴。这疼也使阿华清醒过来,因为今晚他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先占领阿丽处女地。长夜漫漫,阿丽是主菜,阿芝就等着宵夜吧!

虽然不捨,阿华还是抽回插在阿芝小穴上的手指。此刻那手指已是湿润无比啊,完全沾满了阿芝的爱液。

阿华故意把那手指移近阿芝的鼻孔,好让她嗅闻一下那爱液的淫味。阿芝是在装睡的,哪不知阿华这是在挑逗自己呢!立时羞得把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枕头之中。

阿华偷偷淫笑起来,忽然又起了歪唸。他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口中,竟然咀吮起来,还故意发出吱吱的淫声。

听着淫声,阿芝羞得面红耳热,心口跳得比刘哥的跳栏还快,可心头却是乐滋滋的欢喜。若不是阿丽在旁,阿芝恨不得立即翻开被子,与阿华大战三百回合啊。

听见阿华的响声,阿丽莫明地从被子中钻出来看个究竟。阿华知道时候到了啊,他把阿丽拉上来,把她翻躺在床上,然后深深地给她一吻。

与刚才一样,由上而下吻了起来:越过颈部,经过胸口之时不忘再一次深深地吸吮着那对36D的大乳,然后是肚腹,最后也是再一次深深的吸吮阿丽那啊「贞贵」的处女地,还伸出舌头去摸索那处女「禁物」。

这是阿华要好好品尝阿丽最后的处女之「味」。阿丽当然明白阿华的意图,闭着眼好好地享受着阿华给自己的一切。

「我要妳做我的女人!」吻完小穴之后,阿华在阿丽的耳边情意绵绵地说完了一句。阿丽立时涨红了脸,幸福地回了一句:「哥,我就做妳的女人。妳就干我吧!」

想不到文静的阿丽竟会说出这种淫话,鸡巴立时笔直地涨了起来。

阿华当然要好好地享受破处的滋味,他坐正身子,扶正鸡巴,对準阿丽的小穴,然后慢慢插进去。

阿丽的小穴刚刚被阿华「深情」地咀吮过,现在还流着不少的淫液,虽有淫液滋润着,可还未「开荒」的处女地根本是承受不了阿华那粗大鸡巴的插入。

小穴前所未有的涨痛立时使阿丽痛得满泪盈眶,额头上的汗珠如雨点般渗出来。为了强忍疼痛,阿丽紧紧的闭咬着口唇,双手紧抓着被单,由于用力,口唇竟被咬破出血。

阿华当然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是很痛的,心性淫邪的他竟为了享受这破处的滋味,要感受这女人一生衹得「一次」的被破过程。阿华竟不顾阿丽的痛楚,衹把鸡巴慢慢地插入,他要全程慢慢感受处女膜被撕裂的感觉。

可能是阿丽过于紧张吧,小穴口一直处于紧缩状态。当鸡巴插入之时,感到阿丽的小穴一直是那幺的紧窄,不像刚才用手指插弄或嘴巴吸吮时的柔软。可阿华就是喜欢这感觉,越是觉得艰难困阻,就越要占有征服。他知道阿丽这种文静的女孩,衹要是为了心爱的男人,什幺痛楚都可以忍受的,所以阿华更肆无忌惮随心所慾地享受这一过程。

阿华是坐直身子插入鸡巴的,一来是感受鸡巴插入的感觉;二来当然是要亲眼目睹这一难得的过程。(阿华早已不理身旁的阿芝,打开床头灯,把灯移至近前,好让他看得清楚)

阿华看着阿丽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大鸡巴,那阴道内壁实在是意想不到的紧窄,裹着的鸡巴竟有着难以形容的紧痛,而这种紧痛却又无比地刺激着阿华兴奋的神经。

不知是不是阿华的鸡巴过于「粗长」,衹是艰难地插入了四分之一,便感到阿丽的阴道内有一「阻物」阻碍着前进。阿华的心情立时兴奋到极点,鸡巴更是涨得前所未有的「硬直」。那就是阿丽的「禁物」,衹要再往前推进,阿丽就完全成为自己的女人了。

抬头望向阿丽,看见她的娇脸因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这是自己的女人,为了给自己最「贞贵」的一刻,竟可以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痛楚,如何铁石心肠的男人此刻也心软了。

阿华停止推动,把鸡巴轻轻地抽出些许,别让阿丽的小穴被插得那幺逼紧。

然后双手用力地揉搓着阿丽的双乳,还趴上去用口舌撩吮着那坚挺突出的乳头,希望以此分散阿丽的注意力。

良久,阿丽的表情似乎没有之前那幺痛苦,双手紧紧地揽抱着阿华,準备好承受一切的痛楚后,对阿华再一次轻声而说:「哥,妹準备好了,妳就插吧!干我吧!」

不能再犹豫了,阿华急急再次扶正阿丽,把鸡巴慢慢地插入刚才那四分之一的位置。看见阿丽的脸孔因疼痛再一次皱了起来,心痛的阿华为了不让阿丽再咬破自己的嘴唇,衹好趴了上去,紧抱着她,然后上身挺直,好让阿丽能咬着阿华的肩膀用来转移痛苦。

这个动作,阿华衹要抬起屁股,用力往下一插,便能夺取阿丽最「贞贵」的「禁物」,可惜的是不能亲眼目睹这个过程。

此刻的阿华已兴奋得有点不能自控,他已被阿丽的「禁物」诱发出男人本能的原始兽性,能不能亲眼目睹已是其次,现在想的就是要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

一切準备就绪,今晚最难得,最期待的一幕就要上演。阿华全神贯注,注意力完全集中于龟头之上。终于「启动」下身,阿华「狠狠」用力地把屁股往下一沉。阿丽立时紧皱秀眉,「呀」的一声,痛得她眼泪直流,忍不住狠狠地回咬着阿华那宽厚的肩头。感觉到阿丽的「禁物」终于被自己的大鸡巴猛烈地冲开,最后深深地停留在阿丽的阴道尽头,阿华心头充满着无比的喜悦和刺激。

不知是阿华的鸡巴实在过于「粗长」,还是阿丽的阴道天生就是浅短,鸡巴竟然衹插入了三分之二就到了尽头。这样更使阿丽觉得小穴无比的涨痛,双手紧紧地揽着阿华,咬着阿华肩头的唇齿久久不能鬆开。

阿华明白阿丽的第一次肯定是充满着痛楚和忧虑。也不急着抽动鸡巴,一是先让阿丽适应被插的感觉;二来也让自己感受一下处女紧逼的感觉。

良久,阿丽终于慢慢地鬆开咬着阿华肩头的玉唇,然后喘着气,娇声滴滴地说:「哥,小穴好像没刚才那幺痛了。妳就动一动,试一试吧!」

听见阿丽的劝说,阿华显得无比兴奋。他轻轻抽动鸡巴,然后偷偷抬头望向阿丽,看见她并没有刚才那幺痛苦的脸色,知道她开始适应被插的感觉了,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活塞动作。

不知是不是过于兴奋或刺激,此时的阿华突然想起了什幺。他先把身体坐直啊,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功能对着他俩交欢的汇合之处竟然录影起来。

然后慢慢地抽出他那粗大的鸡巴,在灯光的映照下,可以看见阿华那鸡巴已被阿丽的「禁物」染成红色。再看阿丽的小穴,也被粗大的鸡巴打开了一个穴口啊,看着有丝丝的血迹渗了出来,这就是处女之血,这证明了阿丽的禁物已被阿华所破,阿丽终于成为自己的女人了。这「贞贵」的历史一刻当然要摄录下来才行。

阿华挺着鸡巴,然后再重新插入,为怕阿丽还不适应鸡巴的插入,阿华衹是慢慢地抽插起来。由于阿华的鸡巴过于粗长,竟然衹插进三分之二便到达子宫了啊,顶得阿丽哼哼乱颤。一下、两下、三下……就这样抽了二十来下,阿丽的神情开始从痛切皱眉而变得舒展悦色。

知道阿丽已开始感受到男女交欢的性乐,阿华不禁又喜又急。因为这二十来下的「慢动作」真使他急切难受,背脊早已汗流如水,心头当然是想大干一场。

「哥,妳快点呀,妹穴痒得很!刚才是痛死我了,现在却是越插越痒。」

阿丽的催促声就像爆发的指令,终于可以一展所长,阿华调整了一下阿丽的身体,挥动着鸡巴开始快速地抽插起来。

「嗯,爽……快干我吧,爽死了,哥!深……进点……大鸡巴好厉害哟,好深……再来……不要停……好涨呀。」纯情的阿丽现在衹是一名淫妹,已不顾身旁还有一个阿芝的存在,淫意蕩漾的她已被阿华干得语无伦次。

阿华已经停下了摄录,集中精力大干这个小淫女,开始的时候还是九浅一深控制情慾,现在却是奔放自如尽情狂享。每干一下都深深地插进阿丽的穴B,有时还故意顶着子宫旋转磨拭。双手也不閑着,一把抓按着她的两衹大乳,一手一衹,时重,时轻,时圆,时扁,十衹手指深深地印在上面不捨离去,更俯上身前吸吮着那两粒粉葡萄。

突然被阿华豪情狂干热火朝天,初尝性欢的阿丽怎幺受得了这炮弹式的轰炸啊。

「呀……嗯……痛……轻点……用力……太深了……小穴被妳涨破了……痒啊,好痒,不要停,老公,快干死我吧!」

二人现在是水火交融,都是汗流满面浑身是火。阿丽更被干得神魂颠倒高潮迭起,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淫水,那床单已是粘湿了一大片。

面前的阿丽已完全放开了自己,阿华知道这个女人已逃不出自己的掌心,更加随心所慾地操干着她。处女的感觉实在太好了,穴B操起来非同一般,虽然淫水连连,可穴内还是紧巴巴的一点也不宽鬆,小穴的紧迫快感一浪接一浪,使阿华不由得直喊过瘾,关口难忍。

正当享受着处女的快感之时,阿丽的双手突然一伸,紧紧地捉着阿华手腕情慾彰显,又再一次高潮上涌了。

阿华抓紧时机俯前抱紧,鸡巴已极速之态猛操猛干,每次都是一插到底直顶凤宫。阿丽哪受得了阿华猛烈的操插,双手抱紧他的颈背,疲软的身躯突然向上一弓,穴B一泄;而阿华的鸡巴又再一次感受到穴内的突然收窄,一股激流火辣辣地刺激着鸡巴的马眼,然后有节奏地由快而慢地一阵阵地收缩。

这一下阿华也顶不住了,马眼一鬆,精如潮涌地射向阿丽的穴B,很明显地感觉到由于自己强烈的精射,阿丽竟然迎合着浑身一颤一颤的,直至精停为止。

已经不记得阿丽是第几次高潮了,衹是这一次之后,她的整个身子一动不动地瘫软在床上,除了呼吸的触动之外,衹剩下微哼之声。

这衹是阿华今晚第一次的射精,虽然现在不到十二点,也玩了个把小时,阿丽当然疲累不堪。可阿华是夜精,衹射了一次当然觉得不够味。看着床上瘫软无力的阿丽,那对魔眼已转向身旁的阿芝,魔爪悄然伸了过去……

阿华睡在二人的中间,阿丽早已累得呼呼入睡,就算在继续操她也是索然无味,目标当然转向还在假装熟睡的阿芝。

阿芝的身材属高挑瘦长,没有阿丽那般波涛「胸」涌的身段。但她的样子的确甜美可人,比那些AV女优还要诱人犯罪。刚才试探式地搜入摸索,已然知道阿芝的桃源密林是属于那种性慾好强的女人。性慾强、索求高,要挑起这种女人的性慾很容易,但要满足她们索求,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刚才阿华在操着阿丽的时候,故意把被单掀起,那时就看见阿芝虽然还在装睡,她的一衹手却伸向自己的屄B 自淫起来,那淫水早已顺着大腿间流滑而下沾湿了一大片。当发现被单被掀起之时,除了停止动作继续装睡外,却捨不得把手抽出。

这幺淫乱的女生,今晚若然停手那真暴殄天物。所以阿华毫不犹豫地靠上去为所慾为,心知这淫女为了假装熟睡而不怎幺理会自己的「合理」动作。

身子凑前,率先享受着阿芝那种与生俱来发自体内的诱人淫香,魔爪徐徐摸索她的臀部。刚才试探之时,就发现阿芝没有阿丽那傲人的身段,但她那圆圆屁股却是滑不离手,又圆又滑,为她提高了不少「补救分」。

一下子屁股被摸,阿芝衹是颤了一下,还是没有太大的反抗动作,阿华不理,继续在阿芝的臀部间游离。臀肤嫩滑,又够圆润,衹手感的触觉,就让男人产生诱性淫想。淫手一丝丝地摸遍那裏的每一寸地带,还不经意地掠过「菊台」;然后下移大腿间,再反过来上移小腹,在经过那片桃源密林间时胡乱搜索了一下,却并不伸向深处,让其憧憬遐想。过程时快时慢,时而又扯着那浓密的阴毛不放,直撩得阿芝慾火焚心,呼吸声又重又急,脸色尽已潮红。

长夜绵绵,当然要慢慢享受。阿华也不急着探索诱人期待的桃源屄B ,看着阿芝还是没有动作,决定继续往上移动,开始侵蚀对方的另一端的敏感地带。

攀过小腹,越过肚脐,一把便抓向上胸。这下阿芝虽已猜想,却还是有着少女的矜持,本能地作出反抗。可阿华也早料到,决定开干了。用力把阿芝的身体反了过来,双手按着对方,然后俯上前就是一个深吻。阿芝并没有料到对方有此一吻,惊慌之余竟然任由阿华强吻。

阿芝还不敢放开,唇齿间依然矜持地半闭半合般挡着阿华的诱惑亲吻,双手却是矛盾地反过来紧紧地抱揽着阿华的头颈,不让其放开。阿华暗暗偷笑,推开阿芝的唇齿,非常轻易地直探对方内舌,二人的舌头如灵蛇般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阿华可是接吻高手,知道阿芝这种淫女是强索型,衹要把这种女人的慾火撩起,那今晚她就飞不出掌心了。所以阿华也使出本领,吸、吮、咬、舔,什幺推动挑逗,轻舔吸舌、滑动吸吮,全是一浪接一浪地强烈性诱。

随着对方的不断侵入,阿芝哪压得住性激素的上冲,终于被撩得心痒难耐,反过来主动吸吮对方,更把香舌深入对方的重地,索吮对方的涎滋。

阿华慢慢鬆开阿芝的香唇,开始轻舔着她的面额由下而上直达耳垂,然后向着耳孔轻轻吹气,时而更轻啮耳廊,以舌探入耳内,直使阿芝销魂入骨。哪受得了这般挑逗,阿芝被诱得慾火急升,不自觉地伸手索向阿华已经变硬的鸡巴。

「啊,这也太粗了吧?刚才妳干了这幺久,怎幺还这幺精力充沛的?」想不到阿华的鸡巴又粗又长,摸得阿芝又惊又喜。

心头偷笑,阿华特意在她耳边轻问:「那妳喜欢不?比妳那些男友怎样?」

「什幺男朋友的?现在就衹有妳在身边嘛!」知道阿华在嘲弄自己,阿芝一句娇嗔回应。

「哦,妳不喜欢吗?那我把它给软回去。」

「这也太壮了吧,跟妳相比真是小儿科。我不来了,骚B 会被妳插破的。」口硬心软,阿芝的手还是来回捉摸着鸡巴,生怕它真的软了下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妳刚才把阿丽给开苞了,她可是处的呢!妳现在泡我,怎对得起她呢?」阿芝的理性还在,似乎不想对不住阿丽。

到手的美玉怎能罢休,说着甜话又哄又骗:「我会好好对待阿丽的,也好好对妳,妳想我操妳,我就来操,包操得妳死去活来,淫水骚骚!」

「妳才骚,死鬼,说的话就骗得了阿丽……嗯……不要!」还没等阿芝说完,阿华下手便直捣凤巢摸索阿芝的骚B ,上面兵分二路吸吮着阿芝的奶头。

阿芝的骚胸并没有阿丽那幺丰满,可乳头异常涨大,咀吮起来另有一番滋味。看着骚胸一起一伏,阿华故意轻咬着乳头一拉一扯,然后舌头舔着乳头吸吮打转。左乳数下,右乳一会,吃着阿芝的奶子,真是又甜又爽。嘴唇感触着柔软之物慢慢变硬,这是阿芝发骚的生理反应。

上面忙着两乳,下面也不閑着。手一摸,就是一滩淫水,暗暗发笑:「还不是骚货!」

拔开密林,直索阿芝的阴蒂。当一手触,阿芝立时淫颤不已,娇声连嗔:「别弄那裏,不要……停……手!」

「到底是不要?不要停?还是不要停手?」看着阿芝开始淫迷意乱,和阿丽一样都是神智不清了,阿华还是淫笑讽语。

「去妳的,弄得人家全身骚痒,还要嘲笑人家。」

「哪有笑妳,那是问妳到底是停手呢,还是不停,是上面停呢,还是下面停。」阿华得势不饶人,就是爱捉弄阿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停地在阴蒂与阴唇间来回滑动。有时还掀开外阴唇,摸索内阴唇,两唇间又来回摩擦。

「别弄那裏,痒,痒死了……舒服。对!就是那裏……麻,屄B 怎幺这幺麻的,麻死了……轻点,别那幺快,爽死了……别停嘛!」

这种手技阿芝还是第一次享受呢,被摸得酥痒无比呻吟连连,有气无力地软瘫在阿华的怀中衹能任其摸弄。而玉手不停地揉搓那坚硬如铁的大肉棒,希望从中得到精神慰藉。

随着阿芝对自己肉棒的快速揉动,知道她快要高潮了。突然伸出手指,用食指与中指插入阴道,再用拇指贴住阴蒂,时而直指抽插,时而弯曲撩拔,时而振动整个手掌刺激着阴部。

这一来,阿芝更顶不住了,咬着唇边希望尽量不要发出声音怕惊动熟睡的阿丽,但最后还是敌不过阿华的挑逗,忍不住娇声乱哼:「呀……喔……老公,妳的手指好厉害,好舒服……不要停,不行了,要死了。我是妳的女人,我愿被妳玩,被妳操。爽死了。」在享受阿华疯狂刺激的同时,身子突然一弓,一阵抽搐过后,一股阴精从小屄口内渗了出来。

看着小屄口一张一合如鱼嘴般张开或收缩,知道阿芝已经高潮来了。抽出手指,上面还沾有阿芝刚刚射出的阴精,伸向她的面前故意问道:「哟,上面的味道也太骚了,到底是啥呢?」

阿芝一个粉拳轻打在阿华的身上,娇声说:「都怪妳,弄得人家死去活来的,还笑弄人家。妳男人呀就是想把所有的女人都变成淫娃蕩妇,占了便宜还卖乖!」

「哦,还未操妳就已经死去活来了吗?那妳还想不想我的鸡巴插妳呢?」阿华一脸淫笑,捉着阿芝的手就往自己的鸡巴上来回套弄。

以前在校内的阿芝可是校花,追她的男生就一大群,看上眼的却是少之又少,而追到手,哄她上床的更是一个起,两个止。虽然和其他男人上过床,但衹用手技就让她飞上天的,就衹有阿华一个。以前那些所谓的性爱欢乐对于今晚来说根本是不值一谈。

但阿芝也是个心头高傲的女生,被阿华三番四次地如此羞辱,又怎肯在阿华面前认输呢!突然抓着阿华的肉棒,来回撸动;也想用自己「手技」把阿华弄个「炮弹高飞」。

谁知阿华看穿阿芝的意思,暗暗定下心神,故意分散注意,好让自己的鸡巴「按兵不动」,就是任其挑逗都是弄得半硬不软。

撸了一会,阿芝的手又累又软,怎幺也撸不起阿华的鸡巴。知道对方有心与自己搞对抗,心生不忿,一个冲动,竟来了一个饿虎扑食就把阿华的鸡巴吞在口中吮舔起来。

这一来,阿华有点按捺不住,鸡巴开始硬了起来,那马眼上也渗露出一丝丝晶莹剔透的液体。阿芝也不理那幺多,全数吸吮在口中。她已感觉到,衹要略加诱导,这蓄势待发的「定女神棒」就要「一射冲天」。如此一来,用自己的「口技」比拼阿华的「手技」来诱使对方射精,也为自己挽回一点面子。

看着阿芝竟然毫不介意,津津有味地为自己「服务」,就知道她的目的何在。阿华深深地吸了一口真气,气聚丹田,尽量保持自己的清醒。

而阿芝破处以来,就衹有男人侍候自己的骚屄,哪有自己「口服」鸡巴的。所以阿芝和阿丽一样,都是第一次为男人口交的。刚才偷偷看过阿丽为阿华的口交,便照样画葫芦学着干。舔、吮、咀、吸,学得有板有眼,衹是动作与阿丽一样过于生疏。

「不要用牙咬,要用唇吸,对,上下揉动。」就像老师教学生,阿华一边观摩,一边临场指导。「没错,对了,别一直吮着鸡巴,蛋蛋也要舔着。」

阿芝的「口交」似乎比阿丽更有天分,技巧越来越娴熟,阿华知道继续下来一定会「放炮」认输的,却又捨不得被人如此「口服」。一个转身,阿华竟然趴向阿芝的身上,与她来了一个「69」式,实行互相「攻击。」

阿华再次撩动阿芝的骚B ,淫水再次不断地流出来。为了回敬阿芝的「口服」。阿华也不理阿芝的骚味,也用口舌舔吮阿芝的阴蒂。

阿芝虽然刚刚泄了一次,没想到阿华竟然主动口舔自己的阴蒂。一时间又再次淫水泛滥,双脚撑着床单,故意把屄B 抬高,好让阿华舔得更深更入。

「嗯!呀!老公,妳的口功怎幺这幺厉害,舔得我好舒服!再深点,深点呀!哎呀,妳……插进去呀,快点插进去!」阿芝又开始语无伦次,直接把阿华当作老公来叫。

阿华手口并用,一边用口吮着阿芝的阴蒂,一边又用手指撩动着大小阴唇,但没有把手指插进去。因为阿华的动作,已使阿芝再次慾火焚烧,停止了口交动作,衹躺在床上享受着阿华的挑动。

阿华知道戏肉要上演了,一个转身把阿芝翻倒,然后把大肉棒在阿芝的骚B上不断摩擦,却就是衹摩不插。

弄得阿芝娇声连连:「插进去呀,大鸡巴,快插呀!」见阿华就是不插,阿芝知道对方又再玩弄自己,没法子,谁叫自个空虚的骚B 正需要人家的呢。一伸手,抓住那根大肉棒,就往自己的B 口递送。

看到眼前的尤物被自己玩弄得如此淫蕩,笑意淫淫的阿华也终于响起了冲锋号,一个激动便将肉棒狠狠地插入了阿芝那淫水绵绵的骚屄。

「啊!」空虚的骚屄被肉棒一下子塞得满满的,舒服的阿芝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叹。

紧!一个字。想不到阿芝的骚屄泛滥成灾,却还是觉得特紧,和刚开包的阿丽不相伯仲。那屄内的淫水被阿华的肉屌都挤了出来,流到了床单上。

「好爽呀!阿芝,想不到妳的骚屄竟然这到爽,又紧又舒服!」抽插着阿芝的骚屄,那紧贴的肉壁摩擦得阿华的肉屌又麻又爽。

「啊,好深呀!老公,妳插得人家好深呀!又到底了,子宫被妳干破了。噢,啊哟,噢哟!我要来了,去了!」刚才被阿华撩得上火,衹干了数十下就已经高潮迭起。

看着对方已经高潮,阿华抽出肉屌,在阿芝屄内的淫水顿时哗哗流出,再一次湿透了床单。

意犹未尽的阿华当然要换个姿势继续玩弄阿芝,他把疲惫的阿芝翻转身体,然后跪趴在床上跷起屁股,看那一张一合的屄口实令性慾难耐,提起肉屌一口气插了进去。

「哎哟!老公,妳也太屌了!把小妹给干死了。啊哟,爽,」阿华屌劲实令阿芝意想不到,而且粗大的肉屌也令阿芝快感难挡。虽然疲倦,还是故意抬高屁股,一次又一次的迎着阿华的冲击。

「哈哈!妳还不是一样那幺淫蕩的,明明疲惫不堪,还是故意抬高屁股让我屌。不过阿芝,怎幺妳的骚屄这幺紧的,出了这幺多淫水还是裹得我的肉屌好紧好舒服。啊,紧!壁肉都让我翻出来了,哈哈!这样插得妳爽吧,看妳日后还找不找妳那些男友玩呢?」

「噢,不找了,他们都没有妳那幺屌劲,干两下就出了,没趣得很!妳才是我真正的老公,哟,又到底了,子宫又被妳干到了!」虽然阿华又再故意讥讽自己,但阿芝已全心投入被阿华屌插的乐趣当中,根本没有在意。

阿华心底暗笑,知这种样子甜美的女人其实很淫贱的,谁给她淫乐就认谁做老公。所以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她,以后就多一个炮友打炮了。

插得兴起,阿华抱起阿芝扭往床边坐了起来,双手背拉着阿芝的手臂,而阿芝因坐在阿华的大腿上却不能着地,阿芝明白,这是要她作主动。两脚虽不能着脚,衹能蹲在床上,这种蹲姿不但能上下运动,还可以适时打圈转动。

但阿芝有点吃不消了,因阿华的肉屌实在又粗又长,每次总有一截没有插尽,就已顶到阿芝的子宫。阿华却故意作弄,每次插送就是一插到底,还用手大力地压着阿芝不让抬起屁股,还不时顶着子宫转动着阿芝的屁股。

弄得阿芝又痛又痒又刺激,自己抬起屁股挣脱了,又捨不得离开肉屌,骚屄还是倒回来吸吮阿华的鸡巴。

「阿芝妳真淫蕩,明明觉得疼痛,却又捨不得老公的大鸡巴,妳真的这幺喜欢吗?」

「嗯!老公的鸡巴是最好的了。噢哟,又大又粗,干死小妹了。哎呀,老公的鸡巴怎幺这幺长,没到底就顶到小妹的子宫了。唔,啊呀,又撞到了,不要……嗷嗷!」

听着阿芝的叫声,阿华多少有点冲动了,但他还是觉得意犹未尽。深深吸了一口,先让自己的慾火稳定下来,然后仰卧躺在床上,让阿芝转身面对着自己,好让自己能清楚地看到阿芝那淫贱的表情。

而整个过程与刚才一样,都没有让肉屌离开阿芝的骚屄。

阿芝已完全陷入了淫乐之中,任由阿华的摆布。她跨在阿华的身上,身体拗后,双手撑在床上,屈膝抬臀,上下抽动。但阿华的鸡巴太过涨大,阿芝没有插尽就抽了出来,有时过于抽动,大鸡巴不自然地「跳」了出来,阿芝便急不可耐地把它按了回去重新抽插。

「嗷,咦呀!老公,亲亲,太爽了,鸡巴,我要大鸡巴!」

躺在床上「坐享其成」的阿华看着阿芝那语无伦次淫贱难耐的样子,心底说不出那种淫乐滋味。晃在自己面前的那两粒涨得不能再涨的乳头,在阿芝的振动下不断向自己「招手」。

阿华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张口便是吸咬舔吮。阿芝当然「乐于助人」,紧紧抱着阿华,生怕他咬不到自己的那两粒「巨头」。而自己没有停下来,继续抽动的屁股,现在的她希望的就是阿华的鸡巴不要那幺快「发炮」,好让她淫乐无穷。

「噢,老公,妳好厉害哦!奶子都被妳吸光了,痛!不要!唔,唔!」

阿华也开始失去理性,他大力地吮咬着阿芝的乳头,开始由下而上舔着胸脯,颈项,下巴以至嘴唇。也不理那到底是乳汁还是汗水,全数吮下。

在阿华的刺激带动下,阿芝终于再一次高潮了,身体一弓一弓地抽搐着,双手紧紧抱着阿华不肯离开。

知道阿芝高潮,阿华也快忍不住了。他把阿芝推倒在床,肉屌开始毫不留情地狠狠插入。

「噢!痛,不要……嗷!唔……哈哟,不要停!用力!破了!又来了,快!啊,嗷!到顶了」高潮刚过,加上骚屄过分的抽插开始变得红肿,令阿芝感到十分痛楚。虽然疼痛,但阿芝却反被阿华所带来的猛烈冲击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竟然在阿华凶猛的抽插下再一次感到高潮。

阿华也不理阿芝痛还是爽,自己也快忍受不了,按着阿芝抽插了百来下,那红肿的屄肉被鸡巴抽得翻来覆去,淫水不断地流在床单上湿了一遍又一遍。

衹有插屄,猛烈的抽插才解阿华体内的熊熊慾火,发动最大匹马力準备最后的冲刺,每一下抽到屄口,每一下又顶到子宫。寂静的深夜就衹有拍撞着阿芝臀部引起的「啪啪」声响,还有二人淫乱气喘的哼声充斥着整个房中。终于在数百下之后,马眼一鬆,浓浓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向阿芝的子宫。

阿芝感到大鸡巴在自己的屄内一阵阵的酥动,知道阿华也来高潮,此时自己也受不了,借着鸡巴的颤动和屄内受到精射的撞动,又再一次得到高潮。

高潮过后,二人疲惫不堪,阿芝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吐着大气,骚屄内装着阿华的精液从屄口流出。阿华满意地躺在床上,侧身看着阿芝那连绵起伏的骚胸,也不理床单的湿渍,左手搂着阿芝,右手抓摸着旁边阿丽的大乳,三人便呼呼入睡……

一觉醒来,已过早上十一点,昨晚两轮激战,还在酣睡的阿华矇矇鬆鬆间被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弄醒了。

此时内急,也不理浴室有谁,还在睡眼惺忪的阿华急急奔入,掏出因内急而发硬的大鸡巴急急了事。

处理完事后,阿华才发现浴室内的竟是阿丽。原来她昨晚操B 过度汗臭全身,醒来后便在浴室洗身。

阿丽光着身子,被突然闯入的阿华吓了一跳。一时惊呆的她衹是自然地用手遮掩上胸,下身还是光溜溜地一览无余。

看着玲珑浮突全身脱光的阿丽,阿华吞了一下咽喉,本已发软的鸡巴又再举了起来。「昨晚还好吧,有没有弄痛妳了。」

放在眼前的尤物,阿华当然不想离开,假装好意关心第一次开苞的阿丽还痛不痛,乘机走近,更用手往阿丽的「白虎」抚摸起来。

被人一摸,阿丽全身又软了起来,淫水从红肿的嫩屄内流出,沿着阿华的手指滴在地上:「讨厌,明知故问,当然痛啦,妳还乱摸。」

虽然娇声嗔怪阿华,可阿丽并没有反抗,更没有伸手摆脱阿华的意思,还因被摸得骚痒难受,身子挨近阿华,捉着他的双臂开始娇喘连连。「不要摸拉,痒死了,唔!嗯!哈呀!」

经过昨晚一战,阿华已知阿丽的敏感地带,挑着红豆,看着她红脸娇羞,那对骚胸一起一伏,引得阿华一个低头就往对方的嘴裏一送,与阿丽来个深吻。

阿丽也不抗拒,伸出舌头也与阿华来个双蛇共舞。

这一来就知道阿丽已经「受用」,阿华立时吮吸着阿丽的香舌,一手搂着蛇腰,一手就往那对大奶子开始又抓又摸。

阿丽的身材与皮肤的确比起阿芝更为婀娜嫩滑,抓摸着阿丽雪滑的大乳更是爱不释手。那大奶子起码有D 级以上,柔软润滑弹性十足。无论阿华如何揉搓,还是向上隆起,有如「势不低头」!而阿华的一衹手掌根本就罩不住,他特意把手指用力地抓陷着阿丽的大乳,那抓压的乳肉衹能从手指间挤出,就像搓挪着一个大气球。

「嗯,呀,唔!」阿丽的嘴被深深吻死,大乳被阿华揉搓得兴奋难受,衹能靠鼻孔发出嗯呀之声。

阿华艰难地抽出与阿丽缠绕难分的舌头,一路下探,停在她的香乳周围开始舌舔游动。

「嗯!咬呀,快咬奶头,太痒了,唔!快咬呀!」知道阿华故意不吸乳头,衹在周边的乳晕间舔弄,阿丽骚痒得大叫之余还伸手抓着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开始来回撸动。

听着阿丽的要求,阿华猛一大口咀上那粒咪头,吮在嘴裏用舌头来回嚼舔。

奶头当然也是阿丽敏感点之一,本已骚痒难受的她被阿华贪婪地吸吮,兴奋之感传遍全身,竟然不自觉地抽动身体,尽量迎合着阿华吸奶的动作。

而阿华的手也没有閑着,早已伸往阿丽的屄口,衹挖了几下,那淫水便从屄口处哗啦啦地流出,沿着大脚自行流往地上。

就在二人缠绵激动,慾火高升之际,忽然浴门大开,衹见阿芝光着上身急匆匆地走进来。也没有看见正在「干事」的二人便脱下内裤,往坐厕上一蹲,原来她与阿华一样,也因内急,不管浴间是否有人便进来小便。

「哟,一大早的妳俩就办事了!?不用理我,继续!」还在处理内事,忽然看到阿华正搂着阿丽,手指已伸进阿丽的骚屄来回挑插,阿芝便知发生何事。虽然扮作若无其事,可眼珠子已盯着阿华那发硬的巨龙肉屌定定不放,粉脸慢慢变得红润气速。

看着阿芝视若无睹般蹲在一旁,阿华便继续进行他的淫乐,可阿丽就不想了,她挪动着身子,娇声拒说:「不要了,阿芝在呢,停手拉!」

阿华正是慾火难息,怎能就此摆手,而且既然阿芝不介意,也想当着她的面好好展现自己的威风。「怕啥,阿芝要看就让她看个够,我还没让妳慾仙慾死了!」说完便揽着阿丽,继续来回大口地吸吮着她的那对大奶。手指更在屄上一时挑逗玩弄阴蒂,一时插入屄内找寻G 点。

被阿华如此猛烈的攻击挑逗,刚才还抗拒不肯的阿丽早已淫意翻腾:「啊,不要,那裏痒拉!啊,嗯哈,不行,唔!那裏……啊!脏!那裏,不要停!」

阿丽忽然娇声尖叫,原来阿华的另一衹手竟然偷偷绕到阿丽的屁股处一探她那未经开发的花菊,还故意把手指伸进菊内。

乳头被咬,阴蒂被挑,花菊被探,阿华三面同时进攻,上面左右互换,下面前后探插,任何三贞九烈的女子哪受得住呢!不用多久,便出现惊人的一幕:「唔!啊呀!不要停,对了,就是那,不要停!嗯,啊哈!呀!哈!啊哟!」阿丽忽然呻吟娇喘,紧紧搂着阿华,身子猛然一弓,一股白液竟从屄内喷出,射得满地皆是,然后连连抽搐数下,慢慢倒在地上阿丽才喘过气来。

原来阿华过分激烈,竟弄得阿丽出现了潮吹加高潮难见的一幕。

一旁观看的阿芝看着阿丽如此过激,哪能按奈得住,慾火燎燎的她不知何时已一手插进自己的骚屄开始自慰起来。

衹见她半闭凤眼,中指与食指或按压、或揉捏、或转圈摩擦着阴蒂、大小阴唇、阴核,任何刺激阴部的敏感地带都没有放过。「嗯,啊,舒服,大鸡巴,我要大鸡巴!」另一手抚摸着上胸,轻轻捏着那变硬发红的咪头,呻吟声在室内徐徐回响。

一旁的阿华早看在眼裏,听见阿芝叫喊着大鸡巴,便放下还在娇喘未定的阿丽,走近阿芝的身边。也不理对方同不同意,如刚才一样一低头便吻上阿芝的香唇,紧接着就往阿芝的骚屄抚摸起来。

被阿华突如其来的「偷袭」,阿芝还有一点惊慌失措,却没多久就被阿华强劲有力的举动所征服了。

阿华伸出舌头越过唇齿,与阿芝的香舌缠绵一起。而那条内裤早被阿华趁机脱下,扔到不知所终。手指在阿芝的屄内来回摸索,不时更翻出阴蒂挑逗阿芝的性慾,使得阿芝的淫水即时泛滥成灾,流得满手皆是。

「啊呀!爽!亲哥!妳好厉害哟!啊!呀!嗯!啊哟!深点,再深点!」

看着阿芝的呻吟声比刚才更响更激烈,阿华忽然有了主意。他一把抱起阿芝,在阿丽的旁边放下,难得三人同室,阿华又如何放过大好机会呢。决定左右逢源,实行一个3P大作战。

先让二人挨在墻边坐好,自已半跪在中间,双手分开她俩双腿然后直捣凤屄。再次被阿华挑逗屄B ,阿芝与阿丽同时呻吟不断:「唔!不要拉,羞死人拉!嗯!啊!唔!深点!」阿丽没想到会在阿芝旁边被男人摸屄,有点害羞,口说不要,却又故意张开大腿,好让阿华的手指插得更深。

旁边的阿芝却没有害羞,为了更尽情地享受阿华的抚摸,竟然主动按着阿华的手在自己的骚屄上主动深插:「深点,那裏痒,唔,对,就是那裏。嗯!啊!哈!」

一时间浴室内充斥着两个淫纵美女的淫乱呻吟之声:一个皮肤嫩滑豪乳绽放,令人一见就想吸咬不放爱不释手。一个样子甜美男生之爱,现在竟在自己的指淫下任其自己摆布,心头之乐难以形容。

一左一右,两对乳胸前后起伏不定,阿华的口也不閑着,一时与阿丽来个湿吻打舌战,一时俯上前去咬阿芝那粒比阿丽还要大,还要挺的大咪头。

受到上下齐攻,阿芝与阿丽的骚屄不停地流水,呻吟声此起彼伏。阿华暗中观察,白虎的阿丽比浓密的阿芝流出来的水多,衹要挑逗肉蒂,那水便源源流出;而阿芝的乳头比阿丽的大乳敏感,衹是轻咬轻舔,阿芝的叫声就比阿丽异常淫蕩。

看着两个尤物淫情激蕩,特别是阿芝娇喘气急,知道她準备上火了。要想这种纯情淫女日后操纵在自己的淫威之下,一定要以强硬之势让其满足。

阿华于是暂停对阿丽的动作,主打阿芝这个小淫娃。他抽出已沾满淫水的手指,抓着阿芝的手往自己的鸡巴一按:「阿芝想不想要哥的大鸡巴,妳今天还没尝过它的鲜味呢,快给哥吮几下。」

刚才小解之后,现在为了挑逗二人,累得满身是臭汗淋灕,那大鸡巴多少夹带着汗臭与尿臭,阿华有意戏弄阿芝,要她尝一尝这骚臭的滋味,以打击她高傲的自尊心。

阿芝哪想得那幺多,现在正是慾火焚身,也不理阿华刚刚小解之后的骚臭,想也不想便听从吩咐一口把鸡巴吸在口裏不停地吮吸。

看着如此淫意心急的阿芝殷勤地用口撸着本已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心满意足的阿华在阿芝的口裏撸了十几下后便抽出大喊:「快躺下!」

阿芝一听,慾望的眼神终于得到期盼已久的回报,立时兴奋得躺在地上分开大腿,也不等阿华的动作便伸手抓着鸡巴往自己的屄内递送。由于屄内淫水泛滥,根本没有阻滞便可一插即入。

「啊!呀!亲亲,妳的鸡巴怎幺这幺大的,别动,胀死我了!」阿华的鸡巴实在太大了,虽然空虚难受的阿芝还是一下子适应不了阿华的大鸡巴,张着口,痛得眼角渗出泪光,衹好让鸡巴半停留在屄中不敢乱动。

「妳痛吗?那哥抽出来好了。」话虽如此,阿华却置之不理,还是继续往内抽送,由慢至快,由浅至深。

 「啊,不要!衹是鸡巴太大了,小妹妹受不了,慢点!啊,呀!爽,爽死了。快点!嗯!再深点!」阿芝当然不想让鸡巴抽出,衹好张着口一点一点地忍受着阿华的抽插,但没多久,她很快就适应了,主动迎上前好让鸡巴插得更深。

昨晚就尝个阿华大鸡巴的厉害,阿芝刚才被撩得慾火难奈,现在当然要好好享受一翻。衹见她把玉腿张大,反夹着阿华的虎腰,身子借着墻边一下一下地迎合着阿华的抽插:「亲亲,妳的鸡巴真厉害哟,嗯,呀,哈呀,操死我吧!爽死了!」

「是吗?那妳以后还找不找别的男人操妳呢?」

「不找了,就妳好,快操我吧,爽死我了!就操死我吧!啊,亲亲,就妳厉害,快点,再快点,我快来了!我要飞了!」也没插多久,阿芝被阿华插得死去活来,突然忍不住抬高屁股,抽出阿华的鸡巴,身子一弓,一股白液射了出来,然后身子一颤一颤地抖个不停。原来阿芝与阿丽一样,又是潮吹加高潮——泄了。

衹插了阿芝一会儿便推开自己连潮带吹一起来,这让阿华有点意外和意犹未尽。自己的鸡巴还坚硬如铁,心裏难受,本想再次上前插入操屄,忽然发现旁边的阿丽正呆在一旁眼泛泪光地看着自己如何操插阿芝。

阿华知道冷落了阿丽,立时坐前身旁,一把搂着,偷偷在她的耳边说:「阿丽,怎幺哭了,哥不会忘记妳的,阿芝衹是哥的炮友,妳才是哥的正货呢!妳看,哥还没射,就衹想在妳的屄B 裏射给妳享受。」

阿华一边花言巧语地安慰阿丽,一边无赖地又抓又摸挑逗着对方,还故意捉着阿丽的手撸着自己的鸡巴。

阿丽破涕为笑,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笑着说:「哥别误会,妹子知道哥性慾强,衹要哥心裏头有阿丽,就是妳操谁也没关係,衹要记着阿丽就行了。」

听着阿丽的爱语,阿华真是乐翻天了,这幺单纯又受哄的女生是做老婆的好货色,以后出去「滚」也不用回家「写报告」。

其实昨晚给阿丽开苞之时,阿华就想泡她做自己的正牌女友,就怕她像阿芝那种货色。阿芝样子甜美,却是高傲难驯,没点能耐压住这种女人,都不知日后给自己戴多少顶「绿帽子」。现在听阿丽这幺为自己着想,心头高兴之余也有点内疚。

衹是不吃白不吃,摆在面前的美肉不吃的话就是浪费,会遭雷劈的。

阿华给阿丽一个深吻,抓着那又嫩又滑的骚乳简直撩人心动,真有点想就地正法,想操她来个十八翻。可见她的骚屄还有点肿红,毕竟昨晚给自己开了鲜苞,心头不忍。

阿丽似乎知道自己的心意,竟然不介意那鸡巴刚才抽插过阿芝的骚屄,一个俯身就把阿华的鸡巴含在嘴裏吮吸起来,原来她想用口交为阿华「出火」。

看着阿丽这幺为自己,阿华也感动不已。为了回报阿丽,自己躺在地上,让阿丽趴在身上,与对方来一个69式,这样男女双方都可以互相舔着对方的屌屄。

看着昨晚新鲜破处的骚屄,虽有点红肿,却是粉色诱人。阿华伸出舌头,翻开阿丽的「红豆」,吮在嘴裏又吸又舔,还不时伸出舌头舔进屄内,衹那哗哗的淫水避无可避,全流进口内。

「唔,嗯,呀!」阿丽的口被阿华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被阿华舔着骚B 燎火入心,衹能发出唔嗯之声发泄淫唸。

为了给阿华出火,阿丽忍着慾火烧身,用心地含着鸡巴,一时吐出转含春蛋,左含一颗,右吮一颗;一时咀着龟头前端,用舌头对着龟头打转,还把阿华流出的白液全吸进嘴裏;一时还整根含入,衹是阿华的鸡巴实在太长太大了,衹含进了大半,还有一小半露在外面便顶到阿丽的咽喉,呛得阿丽脸热眼红。

想不到阿丽的口功一夜间变得比阿芝还要了得,而且还懂自己的淫心,知道快要喷发,阿丽全含在嘴裏,以极速之势全力上下撸着阿华的鸡巴,以助其势。

终于在阿丽全力撸动百来下之后,阿华也火山喷发,浓浓的精夜全射在阿丽的嘴裏。而阿丽感觉到阿华射精的一刻,就把那鸡巴实实地含在嘴裏,不让那精液有一滴流出。

直至阿华最后一滴精液的喷出,阿丽才小心翼翼地吐出鸡巴,最后笑着脸地转过头来,当着阿华的面前把那精液全吞进肚裏。

阿华侧着身,抬头惊叹地全程观赏着阿丽对自己如此用心的惊人表演,当以为就此结束的时候,阿丽还不忘对着鸡巴上还有些残余的精液也全数舔光,然后一丝不苟地给鸡巴舔个干干凈凈才心满意足地收口。

「哥,妹子含得怎样,比阿芝还好吧!」原来昨晚阿芝给自己口交之时,阿丽衹是假装睡着,自己整晚操着阿芝的全程都看在眼裏。

阿华激动得搂着阿丽而说:「当然妳厉害了,阿芝的口交都没妳好呢!」

听着阿华的夸奖,阿丽顿时甜得入心。衹是一旁的阿芝却不服气了,她刚才被阿华插得死去活来,休息了一会儿就偷眼看到阿丽正为阿华口交的一幕。

听见阿华称赞阿丽,便不服气地说:「哟!阿丽,真没想到妳会吃阿华的『精品』呢,羞死人了!」

听见阿芝在嘲笑自己,阿丽羞得埋在阿华的胸前不敢抬头。

「啧!妳还羞阿丽,刚才不知谁说以后衹给哥的鸡巴插死算了。现在阿丽连哥的精品都敢吃下肚子,妳还敢笑人家!」

听着阿华为阿丽撑腰,阿芝更加不服气了。立时扑上前,对着刚刚出火,有点发软的鸡巴含了起来。

知道阿芝又是自尊心作强,想让自己的鸡巴往她的嘴裏射精来表现自己的实力。看着阿芝如此卖力,心感歉疚的阿华搂起阿芝,与阿丽二人一左一右的搂在身边,笑着说:「好啦,好啦,妳俩都是好姐妹,不分上下。以后哥会好好操妳们的骚B ,可不準为此伤了姐妹之情。」

听着阿华的劝说,单纯的阿丽倒不介意,衹是阿芝还不服气,非要阿华把他的精品射在嘴裏才行。

「那好,妳俩先侍候我洗个澡再说,昨晚到现在操了这幺久,又累又臭。来个三人鸳鸯浴给哥解解累再说。」阿华以前也与别的女人一起洗澡,可从没试过3P浴又是何等滋味。

听着吩咐,阿丽便搬来一张小凳子让他坐下,打开花洒往阿华的身上喷水,然后全身为其涂上沐